当前位置:首页 > 主题阅读 > 正文
文章正文

阿尔泰语系

主题阅读 > :阿尔泰语系是由173资源网(www.lintascinta.com)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阿尔泰语系的正文:

阿尔泰语系篇(一):阿尔泰语系各民族

 
 
蒙古语族
蒙古语族是阿尔泰语系的三大语族之一。包括9种语言:蒙古语、布里亚特语 、卡尔梅克语 、达斡尔语 、莫戈勒语 、东部裕固语、土族语、东乡语、保安语。蒙古语族各语言主要分布在中国、蒙古国、前苏联、阿富汗等地。蒙古语族各语言结构上具有一致性。各语言都有元音和谐律。元音总数互相参差,但元音系统的面貌仍然彼此相似。辅音的一致性表现在塞音、塞擦音按清浊和送气与否来分,都只有两套。各语言在构词和语法上都运用3种后置的手段 :① 派生词的构词附加成分居于词根之后。②表示形态变化的语法粘附成分居于词干之后。③表示词与词的关系(在格以外使用)的虚词不用前置词而用后置词。蒙古语族语言来自原始的共同蒙古语。从词源上说,各种语言的大部分常用词是共同的,其语音形式的不同有对应规律可循。语法粘附成分和构词附加成分也有许多是同一来源。蒙古语族从历史上就和周围的各种语言互相接触、互相影响。 
 
  蒙古族主要分布在中国西部和北部、蒙古和俄罗斯。包括中国蒙古族、喀尔喀蒙古人、布里亚特人、卡尔梅克人等支系。属蒙古人种北方类型。使用蒙古语、布里亚特语和卡尔梅克语,均属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原住贝加尔湖以南蒙古高原,13世纪曾建立横跨欧亚两洲的蒙古帝国。1206年,铁木真在斡难河畔举行的忽里勒台(大聚会)上被推戴为蒙古大汗,号成吉思汗,建立了蒙古国。1271年忽必烈建立元朝,1279年统一中国。17世纪初一部分卫拉特人向西迁至伏尔加河下游,形成今卡尔梅克人。13世纪初创立蒙古文,沿用至今。蒙古和俄罗斯境内的使用斯拉夫字母为基础的文字。多信喇嘛教或萨满教。主要从事畜牧业,近年来工农业都有很大发展。 “蒙古”原为蒙古诸部落中的一个部落的名称 ,后来随着历史的发展和演变逐渐成为这些部落的共同名称。
  蒙古人的起源,众说纷纭。何健民译白鸟库吉《匈奴民族考》序云:“在目前计有十一说:一为神话说,二为汉族说,三为室韦说,四为狼鹿相配说,五为西藏说,六为蒙难说,七为非纯粹之突厥说,八为鞑靼说,九为混种说,十为突厥说,十一为匈奴说是也”。各有所据,又都以偏概全。
 
构成蒙古族基础的原蒙古人可以通过室韦、鞑靼追溯到鲜卑、东胡,大体上属于蒙古人种,而蒙古人种大约在五万年前经东南亚进入中国逐渐分布于蒙古草原和附近地区,相当一部分蒙古族特别是成吉思汗家族可以由突厥追溯到匈奴、斯基泰,大体上源于印欧人,而印欧人种大约四千年前开始陆续进入东亚。蒙古族狼图腾与天崇拜、游牧传统及相应的文化来源于突厥、匈奴,其鹿图腾与萨满教、定居文化传统来源于室韦、鲜卑或东胡。其语言亦是由通古斯语与突厥语混合而成。简言之,人类走出非洲之后分别从喜马拉雅山脉南侧和北侧进入东亚,从南方进入的一支称之为蒙古人种,发明了定居农业生活方式,从北方进入的称之为印欧人种,形成了游牧生活方式,二者在蒙古草原相遇,孕育了匈奴、突厥、蒙古等民族。这就是我们现在所知道的蒙古族源。
 
   公元11世纪,他们结成了以塔塔尔为首的 ,强大一时,因此,“塔塔尔”,或“鞑靼”(音达达)曾一度成为蒙古草原各部的通称。后来西方通常就将蒙古泛称为鞑靼。宋 、辽、金时代,还把漠北的蒙古部称为黑鞑靼,漠南的蒙古部称为白鞑靼。 有时也用鞑靼泛称中国北方各民族。
 
  公元13世纪初,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诸部后 ,逐渐融合为一个新的民族共同体,“蒙古”也就由原来一个部落的名称变成为民族名称。在汉文史籍中就统称他们为“蒙古”。
 
  元朝灭亡后,蒙古分裂为许多部,后来 ,按照所居地域逐渐形成为三大部分,即:分布在内蒙古自治区和东北三省的蒙古人称为漠南蒙古 ,亦即科尔沁部;分布在今蒙古国境内的蒙古称为漠北蒙古,亦即喀尔喀部 ,分布在新疆、青海和甘肃一带的蒙古称为漠西蒙古,亦即卫拉特部,也称为厄鲁特(额鲁特)蒙古。
 
  从旧石器时代到新石器时代东亚是蒙古人种的主要分布区,汉族和蒙古族大体上属于蒙古人种不成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如何理解蒙古族和汉族中的非蒙古人种成分。最近的研究表明东亚非蒙古人种不仅存在,而且比重比一般人想象的要大一些,时间也比一些专家估计的要早一些。
 
  大约四千年前,也就是夏朝建立之际,印欧人就开始陆续进入东亚。蒲立本通过对汉语和印欧语的比较研究之后指出印欧人进入中国绝不晚于他们进入印度,月支、乌孙、吐火罗均是印欧人。余太山遥相呼应认为大夏、有虞氏、允姓之戎、犬方、鬼方、方、匈奴属于印欧人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以上证据可以证明匈奴、月支、乌孙、大夏与高加索人种有关,但不足以证明他们全部都是印欧人。事实上他们均是印欧人种与蒙古人种混合的产物。匈奴包括了部分印欧人,突厥中印欧人的成分可能更大。这样我们就不难理解蒙古族形成过程中也会包含不少印欧人成分。
  成吉思汗或黄金家族可能就是非蒙古人种居民。亦邻真等注意到了这一点并谨慎地指出:“蒙古”一词原来只是一个古老的氏族部落的名称,而且不无可能,成吉思汗的祖先并不一定出自这个氏族部落。
 
 
突厥语族
一、突厥的起源:
《辞海》中这样描述突厥“中国古族名。广义包括突厥、铁勒各部落,狭义专指突厥。公元六世纪时,游牧于金山(今阿尔泰山)一带。首领姓阿史那。金山形似古代战盔,俗称‘突厥’,因以名其部落。初属柔然,为锻工。公元546年,首领土门击败铁勒,收其众五万余落。公元552年破柔然,建政权于鄂尔浑河流域。疆域最广时,东至辽海,西达西海,南到阿姆河,北过贝加尔湖。有文字、官制、刑法、税法等。北朝的统治者与之通婚。隋开皇二年(公元582年)分裂为东突厥和西突厥。”
    突厥是铁勒的一支。铁勒即战国秦汉时期的丁零、魏晋南北朝时的敕勒(高车)。
    突厥起源地在叶尼塞河上游,以狼为图腾的一个部落,据《周书.突厥传》中记载,传说突厥人的祖先与狼结合后,生下十男,十男长大后,各娶妻生子,各自为一姓,阿史那就是其中之一。后来迁移到高昌(今新疆吐鲁番)的北山(今博格多山)。公元五世纪中叶,突厥人成为柔然的种族奴隶,被迫迁居于金山(今阿尔泰山)南麓,为柔然奴隶主锻铁,被称之为“锻奴”。从五世纪后叶起,柔然被奴役的部落不断进行逃亡和反抗,敕勒各部最为激烈。突厥人也逐步摆脱了被奴役的地位。
    公元546年,突厥首领阿史那土门率领部众,打败和合并了铁勒各部五万余落,开始发展壮大起来。他们一方面与柔然断绝关系,另一方面,向西魏求婚。公元551年,西魏把长乐公主嫁给土门首领。公元552年,土门发兵大败柔然。土门遂以漠北为中心,建立起突厥政权--突厥汗国。此后不久,土门弟点密,统领大军十万人,攻占了西域各地,自立为可汗,建汗庭于鹰娑川(今新疆车县西北的小裕勒都斯河)。后又在今中亚楚河西岸设立夏都。在突厥西部形成一个半独立的势力。
    公元553年,土门死,土门弟木杆可汗即位。突厥灭柔然,东走契丹及奚,北并契骨,势力日渐强盛。突厥政权辖境辽阔,东自辽水,西至里海,南达阿姆河,北抵贝加尔湖。汗庭设在于都斤山(今鄂尔浑河上游杭爱山之北山)。
    六世纪中期以前,蒙古草原和广大的中亚草原上,仍分散存在着许多部落、部族国家和城廓国家,各族之间没有共同语言、共同文化,重要的是彼此之间没有经济上的联系。这种情况,是突厥汗国立国之后不久分裂的主要原因。但在突厥汗国成立之后,把中亚草原、西域诸城郭国家、蒙古草原统一了起来,并创造了文字--突厥文--这是前所未有的,以前强大的匈奴和柔然都没有自己的文字,逐渐形成了一个共同的语言突厥语,这个突厥语系(也称阿尔泰语系)横贯整个亚洲,覆盖了从东北亚--蒙古 大草原--中亚腹地--小亚细亚的广大地区,这包括了我国长城以北地区和整个新疆地区。
    汗国的缔造者阿史那土门原是突厥部落的酋长(土门,Tmn,万人长之意),他的部族经常为柔然汗国提供铁器制品。546年,高车国残余欲击柔然,被阿史那土门率众打败,土门自恃有功于柔然,向柔然求婚。柔然主阿那环怒言辱骂土门:“尔乃我锻奴,何敢发是言耶?”(见我国《周书》50卷,突厥传)土门便转向西魏政权(鲜卑血统)求婚,西魏把长乐公主嫁给了他,从此,突厥部落便开始对柔然的战争,并于552年颠复了柔然汗国。
    阿那环自杀后,土门自称“伊利可汗”(Il qagan ,盟主或国王之意)。553年,伊利可汗死,两儿科罗、燕都相继立,其中燕都号木杆可汗,“勇而多智,遂击茹茹(柔然)灭之”(指灭柔然残余),“又西破囐哒,东走契丹,北并契骨,威服塞外诸国。”(《周书突厥传》和《隋书突厥传》)。他的工作主要是征服了金山以东蒙古草原诸族。而他们的叔叔,莫贺咄叶护(叶护为突厥高爵),即在突厥汗国分裂后被尊为室密点可汗(瑟帝米可汗Istmi qagan )的伊利可汗的弟弟,则开拓了西域和中亚。这样,突厥汗国的疆域“东自辽海以西,西至西海万里,南自沙漠以北,北至北海五六千里皆属焉”。(西海即里海,沙漠疑为塔克拉玛干沙漠或中亚沙漠,北海指贝加尔湖,因此沙漠也可能指漠南戈壁)。汗国的牙庭设在于鄂尔浑河上游的于都斤山(tkn)。
      在短短的三十多年间,突厥人就建立了一个疆域超过1 万华里的国家。这是现在的讲突厥语的人颇自豪的一段历史。由于处在这样的地理位置,这个汗国在整个亚洲和东南欧洲的美高梅娱乐平台影响是不可忽视的,如在室密点可汗管辖西域时就离间拜占庭帝国和波斯的关系,并怂恿他们战争,结果,东罗马帝国和波斯在571 年起进行20 多年的战争。而在东亚,利用北周和北齐之间的矛盾,就不断极尽纵横之能事,或出兵北齐谋北周,或联合北周攻打北齐,从中渔利,干扰中原的统一进程。
 
 
通古斯--满语族
通古斯--满语族是发源于贝加尔湖附近的一个古老的民族共同体,现在属于这个语族的包括满族(锡伯族)、赫哲族、鄂伦春族、鄂温克族及生活在俄罗斯境内的奥罗奇人、那乃人(都是赫哲人,即原女真人的一支)、乌底盖人、乌尔奇人、雅库特人(都是原女真人)等。主要分布在亚洲东北部,南起北纬40度,北至北冰洋,西至叶尼塞河,东迄太平洋。人口大约在一千万左右,其中的主干为现在的居住在中国境内的满族(约九百多万)。
 
    “通古斯”这个词出现於近代,其含义现存在不同的解释,有“蓄猪之民”和“东方的人”之说。现国内外将其作为对具有亲缘关系的一些民族的统称。 最先是西方学者对阿尔泰语系的某些民族的称呼。
 
 
    通古斯--满语族的祖先在数万年以前居住在贝加尔湖南部的地区,他们在那里循序渐进地完成了从旧石器时代到新石器时代的最初的所有的发展阶段。在“新石器时代末期”,原始通古斯人的一部分离开了原地来到了东部地区(即黑龙江上中游和牡丹江、乌苏里江流域),后发展成为女真和满族。留在当地的原始通古斯人继续发展,后来被操突厥语族的外来人所融和。
 
    通古斯--满语族缘于同一族群(祖先),故其在人类体质学上有极为相似的特征。后因一些外界的因素的影响而分化为南北两支,即北通古斯族群和南通古斯族群。通古斯人中的满族(锡伯人)被划分为南通古斯人,赫哲族是后来从女真人中分化出来的一支,其的体质特征介于南北通古斯人之间,之外的通古斯人皆属于北通古斯人。南北通古斯人虽然出自同一原始族群,但在外表上还是有一定区别的,如南通古斯人(满-锡伯)的外表具有长面、直鼻、眼距较近、眼裂较小和上眼睑无褶皱或不明显褶皱等特点,北通古斯人具有脸型较宽和皮肤的颜色发蓝等特征。当然这些特征都不是绝对的,因为南北通古斯人毕竟都属于一个原始的族群并且他们之间一直都存在通婚的现象,所以各方的特征都存在于双方的族群中。通古斯人就象汉族一样,分南北汉人,有体质、遗传上的区别。
 
通古斯--满语族的先世在历史上的足迹
 
   古老、勇敢勤劳的通古斯--满语族早在有文字记载以前就曾几度活跃在历史的舞台上。她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名称,如数千年前的肃慎(相当于中国周王朝时期)、挹娄(相当于中国战国时期)、勿吉(相当于中国南北朝时期)、靺鞨、渤海(相当于中国的隋唐时期)、女真(从中国北宋至十六世纪)以至最后的满族都是通古斯--满语族在历史上的称谓。(注:以下简称“满族”)
 
   满族的先世在有历史记载时起就已经居住在白山黑水间的广袤的土地上,其祖先数次建立的国家曾一度称雄於人类历史的舞台上,曾经象雄师一样地在亚洲的舞台上怒吼。其所创造的丰功伟绩曾令世人所瞩目。历史上,满族的社会形态经历了几个阶段。
        亚洲的种族、民族构成非常复杂,尤以南亚为甚。全洲大小民族、种族共有约1000个,约占世界民族、种族总数的一半。其中有十几亿人口的汉族,也有人数仅几百的民族或部族。根据语言近似的程度,亚洲的居民分属汉藏语系、南亚语系、阿尔泰语系(朝鲜语和日本语,现在多认为这两种语言属于阿尔泰语系中的孤立语)、马来-波利尼西亚语系、达罗毗茶语系、闪米特-含米特语系、印欧语系等。
 
        阿尔泰语系分布于西西伯利亚到鄂霍次克海的广大地区,主要语言有蒙古语、满-通古斯语、朝鲜语、日本语、突厥语以及芬兰-匈牙利(学术界一部分人将保加利亚语和爱沙尼亚语也列入)语,阿尔泰语系包括蒙古、突厥、满-通古斯3个语族。日语和韩语(朝鲜语)应当属于什么语系?一个语系中的各种语音,基本的语法规则都是类似的。但日语、韩语的语法和汉语相差很大。汉语属于孤立语;日本语和韩国语则属于粘着语,且语法相似于满-通古斯语。汉语的动词、形容词没有时的变化,词序也比较严格;日语和韩语的动词、形容词则有时的变化,词序比较自由。此外,日语和韩语中还有比汉语多得多的助词,用来构成各种语法结构。这些特点和属于阿尔泰语系的满-通古斯语、蒙古语、突厥语十分相近。看来,日语和韩语应该是归入阿尔泰语系的了。按照语言的发展规律和一些直接的证据来看,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是肯定的。
 
  在阿尔泰语系中,全部属于胶着语(又称粘着语),如突厥语、蒙古语、满-通古斯语、朝鲜语、日本语。汉语属于西诺提贝额语系,有独立语的特点。日文的文字,除假名外,还有汉字。现在通用的汉字叫做“当用汉字”,共1850个,1980年公布增加95个,合计1945个。这些字的用法,大部分和中国的繁体字一样,有一部分已经简化但简化汉字与中国的简化字大部不一样。日本简化化字的特点是不能与假名相似,以免混淆。
 
  从语言上看,日本语和朝鲜语属于阿尔泰语系,可以推断出日韩两族同我国满族、锡伯族及哈萨克族有较近的血缘关系,所谓徐福东渡和箕子北迁,只是一种美好的传说,源于古代日韩两国寻求文化根基的梦想,和追求正统的心态,是切不可当真的。而我国汉语属完全不同的汉藏语系,汉族与日韩两族可以说在血缘上并不接近。从语言学上,汉语属于世界八大语系中的“汉藏语系”,朝鲜语、日本语则与“汉藏语系”完全不同。汉藏语系又称“单音语系”,日本语并非独立的,它虽借用了汉字,但其语法仍属于“通古斯语族”,朝鲜语也属于“阿尔泰语系”中的一员。
 
  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远古时代并没有土生居民。从人种学上讲,朝鲜、韩国人已被世界公认为血统最为纯正的“通古斯族”。史籍称古朝鲜人为“东夷”,意即“东边的***手。他们散布于满洲地区、中国东部沿海、长江以北和韩半岛。东夷还有其他一些部落,即居住在满洲地区的徙貊和居住在韩半岛上的韩人,他们都属于通古斯族,语言上属阿尔泰语系。散居在阿尔泰山脉的部落民族,在数千年前,逐渐向东方迁移。诸部落中的通古斯族定居于韩半岛,为韩民族之始祖。韩国、朝鲜语与芬兰语、日本语、满-通古斯语、突厥语、蒙古语、匈牙利语等同属于乌拉尔-阿尔泰语系。
 
  日本先民是由对马岛和库页岛南下的突厥——鲜卑(通古斯民族群)语系的部落和顺菲律宾——琉球岛链北上的马来语系部族组成。日本人的来源在学术界基本定位于来自北方的“通古斯民族群”与来自南方的“波利尼西亚民族群”的混血后裔,虽然曾有汉人移居日本,但日本的“底脯”成分应该是镇来--波利尼西亚族和通古斯族,而且以后者为主。
 
  从大的方面讲,乌拉尔阿尔泰种(Ural-Altaic)又名“突兰”种(Turan),是泛指突厥系、通古斯系各民族。华人和藏人、泰缅越同属一种,中国人爱称之“汉藏民族”;至于日本人和韩国人、满洲人、蒙古、锡伯、埃文基等,则另属“通古斯族”(Tungus)。即如台湾人所谓“日本吞并满洲有理,建立通古斯帝国;中国吞并西藏也有根据,建立汉藏帝国。”
 
  现代日本人的直系祖先很可能是在新石器时代进入日本的。这时连接日本与大陆的路桥已经沉没,原始人只有三条路可以进入日本:1、横渡朝鲜半岛与日本之间的狭窄海峡;2、沿太平洋第一岛链,从库页岛方向进入北海道;3、从东南亚出发经关岛、琉球群岛、钓鱼岛进入日本南部。这种看法与体质人类学的看法不谋而合。经第一条路线,通古斯人进入日本;经第二条路线,白种的古高加索人进入日本,这就是北海道的阿伊努人;经第三条路线,马来人进入日本。从语言学上也能找到一些证据:日语与朝鲜语一样都属于阿尔泰语系,尽管日语号称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之一,但对朝鲜、韩国人来说它并不难学。最让人迷惑不解的是日本古坟里的壁画,画面上,墓主人身穿合体的衍缝棉衣,穿着铠甲,有的还有文身;他们骑在马上,脚插在马蹬里。这是典型的游牧民族打扮!我们知道弥生人几乎没有马,不可能发展出这么完善的骑兵装备。我们还知道,朝鲜和汉族都是以步战为主的民族,也不可能把完善的骑兵装备传到日本。那么这种完善的游牧文明来自哪里呢?是匈奴人还是古通古斯人?我们无法考证。
 
  日本是否单一民族?日本民族从何而来?在日本古代,向大和朝廷挑战的的原日本人,其真相又如何?熊袭、隼人、虾夷、土蜘蛛族、国栖族、出云族、肃慎,这些民族又是从何而来?日本海岸的独立国「越国」在山形县的小国町,有一个古志王神社。古志族是住在中国东北至黑龙江流域沿海州的通古族。在日本古代,他们民族迁徙南下,渡海至北海道治理日本一带。据说他们雕刻祖先石像,以祭拜祖先。现在古志王神社祭拜的神像,是镰仓时代一刀雕(留下小刀刻痕的雕法)的古志王像。古志国是日本飞鸟时代(七世纪初)的国名,又写成越国或高志,到大化革新时,名称统一成越国。越国的位置在今日新泻县至福井县北部。之後,从山形县、秋田县至青森县的最北端,都称为越国。到了七世纪後半的天武、持统天皇时期,越国三分为越前、越中、越後,此称呼直用到现在。在越後新泻的新发田市,也有个古志王神社。当地的民间信仰有这样的传说:只要在神社的门缝或裂缝涂上红土,再将红土涂在身体上的话,到了冬天,皮肤就不会冻裂。从此可见,古志王原本是寒地之神。在《日本书纪》神代的造国神话里,有一个越州的地名。
 
  移居越国的通古族,其中心份子当是肃慎。他们本是中亚的游牧民族,後来势力从中国东北延伸至黑龙江流域及沿海州,再迁徙至北海道或日本东北地方的日本海岸。肃慎这名称,是隋唐时,称呼先秦时期居住於东北地方的民族的总称。日本的史料,也沿用此称呼。《日本书纪》记载阿倍比罗夫曾率水军北上,三次进行「讨虾夷」、「征肃慎」。在第三次征讨时,於渡岛和肃慎的船只遭遇。肃慎的船只以羽毛插在木头上当作旗帜。比罗夫试图与肃慎交易,於是在海岸堆积丝织品、兵器、铁器等物。结果肃慎方面来了两个老人,他们拿走丝织衣服与麻布。此外,也有很多从东北地方上京献马的记录。这些马是白色苇毛、白蹄的欧亚大陆产的名马。除了马匹之外,肃慎还产名叫「独犴」的北方野犬、箭筒、砂金等名产。迁徙至山形县的肃慎人,由於精通采矿、采金技术,逐渐往内陆深入,一度还曾到达茨城县的鹿岛。至今山形县内及鹿岛附近,仍流传着通古族的传说。
 
  一进入八世纪,肃慎的子孙靺鞨族就开始抬头。靺鞨人原本是住在黑龙江流域,为求较温暖之地,於是进入朝鲜半岛的高句丽。那些移居北海道,或日本东北地方的称为肃慎,而移居高句丽的则称为靺鞨。他们都是通古族。六六三年,唐朝与新罗的联军打败了日本与百济的联军,新罗统一了朝鲜半岛。住在高句丽的靺鞨人大都逃往中国东北,建立了渤海国。渤海国於七二七年为和日本签订通商条约,派遣使者至日,和日本维持约二00年的正式外交关系。这二00年间,甚多的靺鞨人涌到日本。单单在七四六年一年,就有一千一百多人登陆山形县,归化为日本人。因为山形县、新泻县一带,都是通古族的同胞,所以对他们而言,一定觉得非常有亲近感。据《续日本纪》记载,在越後(新泻县)有「狄」族或「虾狄」族登场。狄族不仅活跃於越後,而且深入东北地方。这狄族究竟是什麽民族呢?七0九年,虾狄叛乱大和朝廷,所以大和朝廷在山形县设征狄所,藉以调派武器与船只。由於叛乱不断,大和朝廷一面派持节镇狄将军讨伐,一方面派使者到靺鞨的根据地,也就是中国的东北去交涉。狄族大概是高句丽被新罗灭亡时,流亡到越後的靺鞨族的一支。他们不断伸张势力,半世纪後,建立流亡国家,拒绝服从中央政权。
 
  据《日本书纪》记载,高句丽最初的使者抵达北方日本海岸。其後的高句丽使者,也都是在北日本海岸登陆。渤海自称是高句丽的後裔,渤海使者的登陆地,也都是北日本海岸。我们可确定的是,通古族从大陆渡海来到日本的北海道及东北地方,而形成有别於大和政权的「越州」大文化圈。这越州到了七世纪左右,改称为肃慎。肃慎的後裔靺鞨族继续南下,开始与阿衣奴人混居。当时的虾夷族分为熟虾夷、荒虾夷、津轻虾夷。通古族雄心万丈,他们想建立一个大肃慎国。日本的肃慎国,其实只是包括中国东北、沿海州之广大版图的大肃慎国的一部分。
 
  在日本九州的南端,也就是在今日的宫崎县及鹿儿岛一带,曾经是狩猎民隼人族的根据地。「隼人分为日向隼人、大隅隼人、阿多隼人等种族。居住在今日的宫崎县、鹿儿岛县一带。他们以捕鱼和打猎为生。隼人居住在火山砂台地,生性凶猛,他们是难以征服的边疆民族。虾夷族居住的地方称为「日高见国」。所谓日高见国,就是「东方蛮族居住的日出之国」的意思。那麽日高见国又在什麽地方呢?它本来是指尚未臣服於大和王朝的东方地区,因此并没有特定的范围。随着大和王朝势力的东进,其范围也渐渐往东方、继而往东北方移动。在日本武尊传说成立的时代(六世纪),依照《日本书纪》的记载,日本武尊经由海路进入陆奥国(今本州东北地方)攻打东夷国日高见。征讨後,「虾夷既平,自日高见国还之,西南历常陆(今茨城县东北方)」。由此可见虾夷族的势力范围,是从茨城县东北地区,到整个本州东北地方。虾夷族不管在历史、地理、或人种方面,都很难界定它的存在。在日本的古代文献里,可以看到被称为「土蜘蛛」或「国栖」的蛮族。
您正在看的文章来自历史帝国 http://www.historykingdom.com,原文地址:http://www.historykingdom.com/read.php?tid=60223

阿尔泰语系篇(二):阿尔泰语系

阿尔泰语系 
阿尔泰语系(Алтай Хэлн??д),别译阿勒泰语系。语言学家按照语言系属分类(谱系分类法)方法划分的一组语群,包括60多种语言,说该语系语言的人口约为2.5亿以上,该语系主要集中于中亚,西亚、北亚,东亚北部和欧洲的湿润和半湿润寒温带针叶林和草原的交界地带,语系主要由各个时期温带森林草原地带的游牧,半游牧半农耕,半渔猎民族的带来的语言和当地语言互相融合形成。阿尔泰语系包括蒙古语族、突厥语族、通古斯语族3个语族。主要分布在中亚、西亚、东亚、西伯利亚以及欧洲东部的一些国家。
主要包括语言:蒙古语、布里亚特语、卡尔梅克语、达斡尔语、满语、锡伯语、赫哲语、鄂温克语、鄂伦春语、东乡语、裕固语、土族语、土克曼语、阿塞拜疆语、乌兹别克语、维吾尔语、哈萨克语、吉尔吉斯语、塔塔尔语、莫戈勒语。
简介
“阿尔泰”,是蒙古语,意为“金”,以绵亘于中、蒙、俄边境的阿尔泰山得名。使用这一语系诸语言的人的所在地域西起欧洲东部,阿塞拜疆,经过中亚五国,直达蒙古国和中国,还包括伊朗及东欧一些国家,约八千万人。这一语系又分为三个语族;突厥、蒙古、通古斯。但是学术界对阿尔泰语系下属的三个语族之间是否存在亲缘关系还有不同看法。主要的看法有两种,其一是认为三个语族之间有亲缘关系,它们源出一共同的原始阿尔泰语,并对原始阿尔泰语进行构拟。其中有些学者的看法存在着差别,即承认三个语族之间互有影响,但这些影响却是次要的。其二是认为三个语族之间不存在亲缘关系,没有构拟原始阿尔泰语的必要。至于三个语族在类型上的一致,他们认为是相互影响的结果。还有些学者介于两者之间。
从历史的角度来审视,难以实证操阿尔泰语系诸语言的祖先是哪一个民族。突厥人最早的祖先,现已知晓是铁勒人。公元前200年就有了这个民族的文献。突厥人原居住在森林地带,他们在阿尔泰山区以狩猎为生。6世纪突厥人组建王国,幅员从中国边境一直伸展到黑海之滨。而这个时期突厥人所操的语言已经不同于蒙古语了;及后,蒙古帝国兴起,大部分的突厥人处于蒙古帝国的统治下,蒙古语必然对突厥语产生极大的影响。关于通古斯语族的诸语言,在17世纪发展前的情况,学术界知之甚少。不过有一点应该明确,操阿尔泰语系诸语言的人,从历史角度审视,早期都起源于中国的北方,并长期在这里生息。其中匈奴人、乌桓人、鲜卑人、突厥人、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诸民族曾在这一地区建立过政权。这些政权所统治的国家幅员辽阔。这些国家的臣民历史上曾将其生活领域向西展拓,达到西亚和东欧,并在那里建立了政权。历史上这些政权所统治的国家(不含元、清两朝),尤其是封建早期的国家,地广人稀,而且由多民族组成,其中操阿尔泰语族语言的人居多。一个民族在军事上取得胜利,随即就建立政权,还来不及对经济和文化作统筹安排,政权便又易手转入另一民族手中,如是辗转递嬗。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中,对语言的发展有所冲击,由一种语言分化为地域性的方言,并由方言转化成各种独立的语言,这一规律受到影响。再者,由于战乱及其他因素的影响,居民的流动性很大,接触其他语言的机会很多,先操一种语言,继而转操另一种语言。这充分表明了阿尔泰语系诸语言发展的复杂性。这样就增加了识别阿尔泰语系诸语言是同源还是相互影响的困难。
语言研究
用历史比较法研究阿尔泰语始于20世纪初。在掌握多种语言材料的基础上进行比较,提出并论证阿尔泰语有亲缘关系,贡献最大的是芬兰学者古斯塔夫·约翰·兰司铁。从1902年起,他写了许多揭示语族之间共同的语法成分和重要的语音对应关系的论文。他的全部成果都荟萃在他死后由他的学生阿尔托编辑的《阿尔泰语言学导论》一书中。他的著作为阿尔泰语言学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受兰司铁的影响,不少学者继续他的工作。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波兰学者弗拉迪斯拉夫·鲁德维格维奇·科特维奇和美国学者波普。波普用他的研究成果维护阿尔泰语系语言同源论的观点。他在作了许多专题比较研究的基础上,写出了《阿尔泰语比较语法》,把探索同源词和建立音变规律的工作向前推进了一步。
波兰学者科特维奇和兰司铁一样,在阿尔泰语比较研究中作了大量工作并受到重视。他的代表作是《阿尔泰语言研究》。他在探索每个语族的语言历史、揭示3个语族之间一些共同的词和语法成分以及一些语音对应规律以后,得出的结论却不是这些语言同出一源,而是这些语言彼此之间在历史上产生过强烈的互相影响。
到20世纪50、60年代,阿尔泰语系各语言的单独研究更趋深入,突厥、蒙古、通古斯各个语族内部的比较研究取得更好的成果,分化演变的历史更趋清楚。这就要求在3个语族各自的共同语的基础之上建立原始阿尔泰语的工作提高一步。不仅要认识语族间的个别同源成分,还要说明整个语言系统的发展演变;不仅能解释相同的语言成分,还要解释为什么有那么多相异的语言成分。以兰司铁为代表的学者的工作和波普等人的著作都还没有达到这样的要求。因此许多学者在对于阿尔泰语系的亲缘关系问题上态度更为谨慎了。例如匈牙利学者李盖蒂认为阿尔泰语的亲缘关系只是一种假说。丹麦学者K.格伦贝克认为阿尔泰语系的存在还没有证明。J.本辛认为同源关系虽然不是不可能,暂时没有得到充分的证明。苏联学者巴斯卡科夫则强调了阿尔泰语系语言的演变历史中存在着十分复杂的关系,在以分化为主的趋势中,分与合交织在一起。
怀疑阿尔泰语言亲缘关系的学者也发表了一些论著。如英国学者克劳森在20世纪50、60年代发表的论文,提出3个语族之间的共同成分多半是互相借贷的理论。这个理论在学术界有一定的影响。
在提出阿尔泰语系学说的早期是把乌拉尔语系(包括芬兰-乌戈尔语族和萨莫耶德语族)和阿尔泰语系联系在一起称为乌拉尔—阿尔泰语系的。后来经过深入研究,看到了那些语言和阿尔泰语相远的一面,不应划入同一语系。从此包括3个语族的阿尔泰语系应是独立语系的观点才日益明确。用3个语族的材料和朝鲜语比较时也能找出某些共同的语言成分,因此有人主张阿尔泰语系中应包括朝鲜语,但是朝鲜语本身的独特性质,朝鲜语和阿尔泰语大量的相异成分是难于解释的。因此,朝鲜语属阿尔泰语系也就只停留在假说阶段。
语言特点
1.具有元音和谐律;
2.使用后加成分为词的派生和词型变化的主要手段,粘合多个附加成分以表示多重语法意义;
3.名词和代词有数、格等语法范畴,动词有态、时、式等语法范畴;
4.动词在宾主之后,定语在被修饰词之前。
5.东亚及北亚地区该语系受汉藏语系中的汉语和藏语(蒙古语受藏语影响很大)影响明显。[2] 
基本特性
构词法和形态学
阿尔泰语系各语言都是粘着语,在构词法和形态学上有很大的共同性。以在词根之后加构词附加成分为派生新词的主要手段,以在词干之后加语法粘附成分为形态变化的主要手段。构词成分和语法成分都既可以是单层的,又可以是多层的。由一个以上的根词素构成的合成词在古老的语词中比例很小,在晚近的语词中才逐渐增加,用词干内部屈折手段表示语法的情况极为少见。
总之,从语音结构上、语词派生上和语法构造上看,阿尔泰语系3个语族各语言之间都表现出类型上的高度一致性。
突厥、蒙古、通古斯3个语族共同的语法成分3个语族有同源关系的有力证据是名词(体词)后面所接的格粘附成分彼此很相似。下面以土克曼语代表突厥语族,蒙古书面语代表蒙古语族,满语代表通古斯语族,列出各自的属格、宾格、与格、位格、离格的粘附成分,以见它们的同源关系。
各种语言的动词都至少可以接3套粘附成分,以表达3种不同的句法功能。一套出现在作句子的主要谓语的动词词干之后,称为述谓形式或终止形式;一套出现在作句子状语的动词词干之后,称为动副词或动副形式;一套出现在能仿照名词作句子的几种不同成分的动词词干之后,称为动名词或动名形式。带后两套粘附成分的动词同时也可再带宾语、补语、状语、主语、定语。
在历史上,动词的一种功能可以向另一种功能转化,转化时形式可以不变,也可以添加某种成分。下表列举动名词、动副词各两种形式(其中将来时有的语言称为现在将来时或未完成体,过去时有的语言称为完成体),用哈萨克语、吉尔吉斯语、蒙古语、土族语、满语、鄂温克语的材料作对照。从表面上看,在这4种动词形式上,3个语族有整齐的对应关系。其中少数语音形式不同,有可能是发生了历史音变,也可能不是共同成分。现代蒙古语和土族语没有带r这种形式的将来时动名词,但是有ra(土族语有la)这种形式的目的式动副词。ra中的a是与格成分,ra中的r可能是古代将来时动名词的遗迹(上表用加括号表示)。4种动词形式之中,过去时动名词和条件式动副词形式有一点相似,即许多语言都有一个擦音s或由s转变来的其他擦音或塞擦音,将来时动名词和目的式动副词形式有一点相似,即都有一个r或l或d。r、l、d三者互相对应的情况是比较常见的。
蒙古、突厥、通古斯3个语族之间词汇的共同性和差异性
这3个语族之间词汇的共同性最引人注意的是第一、二人称单、复数的人称代词。现以哈萨克语、蒙古书面语和满语为3个语族的代表说明彼此之间的一致关系。表中有斜线的,左方是主格形式,右方是主格以外其他各格的词干形式,语音形式不同的可以从音变规则中得到解释。3个语族各有一套数词,这种词汇的差异性也是最引人注意的。下面举土克曼语、蒙古书面语和满语一至十的数词为例,以见彼此的不同。
语言结构
元音和谐律
突厥、蒙古、通古斯3个语族类型上的一致性3个语族的语言都有元音和谐律,构拟的各语族共同语和原始阿尔泰语也有元音和谐律。从理论上讲,元音和谐律的内容就是元音分为阳性(后列、紧)和阴性(前列、松)两类,每类再按舌位高低及圆唇不圆唇来区分,可以假定有下列8个元音:在同一个词(词干和粘附成分)里面,要么都是后列(阳性)元音,要么都是前列(阴性)元音。也就是说同性相适应,异性相排斥。现代各语言实际上的元音系统,有恰巧是8个元音的,也有比8个有增减和变化的。如:吉尔吉斯语恰巧有8个元音;维吾尔语减去□,增加□;乌兹别克语和达斡尔语都是o和u不分,□和□不分,□转变为其他元音;蒙古书面语减去□;蒙古语察哈尔方言增加□、□、□;满语减去□、□,增加□、e;鄂温克语增加□、e。但是各种语言的元音系统都和假定的8个元音系统有严整的对应规律,并且元音增减以后仍旧受元音和谐律的支配。
阿尔泰语系各语言在辅音上的共同特点
表现在大多数语言都有16个辅音:b、p、m、d、t、s、n、l、r、□、□、□、j、g/□、k/q、□。其中塞音3对,塞擦音一对,每一对都是古代以清浊相对立,现代或以清浊对立,或以清音不送气与送气相对立;擦音3个,鼻音、边音、颤音共5个。每一种现代语言在这16个辅音之外又增加了少数几个辅音。就维吾尔、乌兹别克、蒙古、达斡尔、满、鄂温克6种语言增加的辅音而论,共有13个。把6种语言都有的辅音和各语言各别增加的辅音排列在一起,成为下面的辅音表:斜线前表示靠前的软腭音和前列元音相结合,斜线后表示靠后的软腭音和后列元音相结合。这就是“辅音和谐”。不加*号的辅音都是后来增加的,6种语言中每种语言具体增加的辅音如表。
从表中可以看出:新增加的都是擦音或舌尖塞擦音;翘舌音是后起的,只出现于达斡尔语及满语;新增加的音在每种语言的辅音系统里都只占少数。这6种语言在辅音上的共同性(只有鄂温克语减去s、□、k/q3个辅音)代表了整个阿尔泰语系语言的共同性。
三大语族
突厥语族
突厥语族又称楚瓦什—突厥语族。楚瓦什语和共同突厥语的祖先为共同突厥语出现之前的一个共同体,称为前突厥语。其发展关系是前突厥语分为原始楚瓦什语和原始突厥语;原始楚瓦什语发展为楚瓦什语,原始突厥语发展为突厥语。
突厥语族分为两大语群,即Z群(突厥语)和R群(楚瓦什语)。在阿尔泰语系中,突厥语是唯一的Z群语言,即突厥语中位于词中和词尾的Z通常与蒙古语族、通古斯语族以及楚瓦什语中的R对应。
1.突厥语
突厥语种类为数甚多,使用的人数在1亿3500万人以上。突厥语Z群一般分为5个语群(语支):(1)雅库特语,(2)北群图瓦语等,(3)南群土克曼语等,(4)东群维吾尔语等,(5)西群吉尔吉斯语等。
(1)雅库特语是最北的突厥语,使用于俄罗斯东西伯利亚北部雅库特共和国。雅库特人自称“萨哈人”,而“雅库特”是通古斯人给起的名称,人数约24万人。雅库特语无论是在语音方面,还是在语法方面,都不同于其它突厥语。在词汇方面,只有50%的词出自突厥语。雅库特人在第一批俄国传教士到来之前,没有自己的文字。第一次借助于西里尔字母书写的尝试是在19世纪。1979年开始推行以西里尔字母为基础的现行字母。(鲍培:《雅库特语》、《突厥语基础》,第671~684页)
(2)北群,图瓦—哈卡斯语群,可以分为3支:图瓦语和哈卡斯语;阿巴坎方言和梭尔语、楚雷姆语、图巴语和有关的方言。
(3)南群(乌古斯语支)包括土克曼语、阿塞拜疆语、嘎嘎乌兹语、撒拉语。
(4)东群(葛逻禄语支)由一种中古突厥语而得名,包括乌兹别克语、维吾尔语。
(5)西群(钦察语支)这是突厥语中最大的语支之一,使用者达1000万人以上。主要包括卡莱语、库梅克语、卡拉柴巴勒卡尔语、克里米亚鞑靼语、伏尔加鞑靼语、巴什基尔语、诺盖语、哈萨克语、吉尔吉斯语、阿尔泰语,另外还有不再使用的中古突厥语。
2.楚瓦什语
楚瓦什语是突厥语族中唯一的R语言,为居住在俄罗斯楚瓦什共和国,更确切地讲,为居住在伏尔加河中游地区的150万人所使用的语言。楚瓦什语包括两大方言:一为阿纳特里方言,即下方言(下河口语);另一为维里亚尔方言,即上方言(上河口语)。楚瓦什语的前古语是公元7至14世纪,存在于伏尔加河和卡马河河岸的保加尔王国中所使用的古伏尔加保加尔语的一种方言。(安德列耶夫,叶果罗夫,帕甫洛夫:《现代楚瓦什语语法资料》,1957年)
蒙古语族
13世纪初,蒙古族杰出的领袖成吉思汗统一诸部落,建立了早期的封建国家。随后便率领蒙古军队东征西讨,疆域曾横跨欧亚,且其子孙在中原建立了统一的王朝——元朝。因此,蒙古族各部落亦散居各地,所使用的语言也随之带到了各处。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同地方的语言形成了各自的语言特点,即产生了许多方言。因为它们都源于同一种语言——蒙古语,故将其称为蒙古语族。蒙古语语言的历史,一般分为古代、中世纪、现代三个时期。12世纪以前的蒙古语称为古代蒙古语,13世纪至16世纪的蒙古语称为中世蒙古语,17世纪以后的蒙古语称为现代蒙古语。而蒙古语书面语的历史分期与之不同,一些蒙古学者将书面语分为前古典蒙古书面语(17世纪以前)和古典蒙古书面语(17世纪至今)。
蒙古语族包括9种语言,即蒙古语、布里亚特语、卡尔梅克语、达斡尔语、莫戈勒语、东部裕固语、土族语、东乡语和保安语。
1.蒙古语,指居住在我国及蒙古国境内的蒙古族所使用的语言。蒙古语是蒙古语族中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最具代表性。在我国境内的蒙古族所使用的文字为传统蒙古文;蒙古国境内所使用的文字为新蒙文,即1941年进行文字改革采用西里尔字母书写的蒙古语,一般称之为新蒙文或喀尔喀蒙古文。
2.布里亚特语,指布里亚特人所使用的语言,主要分布在俄罗斯布里亚特地区和贝加尔湖地区。
3.卡尔梅克语,指居住在俄罗斯的卡尔梅克人所使用的语言,分布在伏尔加河下游右岸、里海低地的卡尔梅克共和国和西伯利亚、中亚等地区。
4.达斡尔语,指我国达斡尔族所使用的语言。达斡尔族分布在内蒙古省呼伦贝尔盟和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附近、嫩江支流一带,另外还有几千人居住在新疆省的塔城县。
5.莫戈勒语,指阿富汗斯坦的莫戈勒人所使用的语言。它是一种正在消亡的语言。莫戈勒人现大多改用波斯语。
6.东部裕固语,指居住在我国甘肃省南裕固自治县境内的一部分裕固族所使用的语言。
7.土族语,又叫蒙古尔语,主要是我国青海省的土族人使用。土族人自称“察罕蒙古”,意为“白蒙古”。
8.东乡语,指我国东乡族所使用的语言。东乡族主要居住在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东、西、南、北四乡中的东乡,故称东乡族。
9.保安语,使用保安语的是我国的保安族和土族。保安族主要居住在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土族主要居住在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
通古斯语族
通古斯语族分为两大语支,即南支(满语支)和北支(通古斯语支)。
南语支包括11个语种:
1.鄂温克语(埃文基语),为我国境内鄂温克族(俄罗斯称埃文基人)所使用的语言。由于历史上鄂温克族迁移的范围很广,西至乌拉尔河上游,东到库页岛。因此形成的三个方言区。
一为海拉尔方言主要分布在鄂温克族自治旗、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鄂伦春自治旗、阿荣旗和黑龙江省的讷河县等。鄂温克人中有80%使用海拉尔方言。 二为陈巴尔虎方言,主要分布在陈巴尔虎旗。 三为奥鲁古雅方言也称索伦语,主要分布在额尔古纳左旗,齐齐哈尔、海拉尔、布特哈、爱辉地区,以及俄罗斯边境地区的鄂温克语方言。
鄂温克语读写经常借用满文字母,今天俄罗斯境内也借用西里尔字母。由于鄂温克语的语法与音是阿尔泰语系在东北亚分支中的典型代表,因此近代国际语言学界以鄂温克语在俄国的名字“通古斯语”作为为东北亚地区阿尔泰语系分支的通用名称,这也是“通古斯语族”一词的来源:《索伦语资料》,1931年,列宁格勒。/杜塔哥夫:《远东通古斯语研究》1960年,莫斯科。)
2.女真语,古代女真人使用的语言,后随皇太极改族名为满洲而演变为满语。最重要的文献是《华夷译语》,编于16世纪,书中包括女真文和用汉字标写女真文的内容。它接近于当今满语,可以认为是古满语或满语的方言之一。(李盖提《对女真“小字”解读的初步看法》,载《匈牙利学报》,1953年,第211~238页)
3.满语,我国东北地区满族所使用的本民族语言,它与古代女真语属于同类语言。使用群体主要是居住在我国东北的满族人。近代以后由于受到汉语的冲击能够熟练使用满语的人已很少了,今天的满语使用者主要是居住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与黑河地区的满族老人,1599年噶盖借用蒙古文字母拼写满语;1632年由达海加以改革,增加了右侧圈点形成了完整满文书写体系。(奥斯汀:《满语的音位和形态音位》,1630年,第15~22页)
4.锡伯语,我国居住在东北地区和新疆伊犁地区锡伯族使用的语言,总人口大约20万人,但东北锡伯族已经使用汉语交流,不会锡伯语,而只有新疆伊犁的3万锡伯族会锡伯语和锡伯文。1947年以后,锡伯族的有关人士和语文工作者,在伊宁市成立了“锡伯索伦文化协会”(简称“锡索协会”),出版有锡伯文报纸《察布查尔报》。
5.赫哲语(那乃语),居住在黑龙江下游的一个少数民族所使用的语言,人数约7万人。这一民族1931年前没有文字,1937年后用西里尔字母书写。(阿甫写抄:《那乃语语法》1~2,莫斯科—列宁格勒,1959~1961年)
6.乌尔察语,是与果尔迪语使用地区相邻的少数人所使用的语言,人数最多不过5万人。(施密特:《乌尔察语》,载《拉脱维亚大学学报》,1923年,第8期第229~288页)
7.奥罗其语,指居住在俄罗斯阿穆尔州滨海地区的几百人所使用的语言。(施密特:《奥罗其语》,同上,1928年第7期)
8.乌德语,指居住在黑龙江、乌苏里江沿岸及一些支流地区的少数人所使用的语言。
北语支包括4个语种:
9.涅吉达尔语,是指居住在阿姆河河谷的人所使用的语言,使用人数不到8万人。(梅尔尼科娃和清齐乌斯:《涅吉达尔语研究资料》、《通古斯语集》,1831年,列宁格勒)
10.埃文基语(鄂温克语),由生活在俄罗斯东西伯利亚地区北部的4万人所使用。埃文基语分为3支方言,即北、南、东。1930年起有了文字;1938年起使用西里尔字母。(康斯坦丁诺娃:《埃文基语语音、语法》,1964年,莫斯科—列宁格勒)
11.阿穆特语,为居住在俄罗斯堪察加半岛上以及雅库特地区的9万人所使用,自称Ewen。此名字起源于埃文基语(amudi“海上的”)。阿穆特语分为3支方言:东、中、西。1931年前无任何文字,1937年开始引用西里尔字母。(清齐乌斯:《埃文语(拉穆特)语法纲要》,1947年,列宁格勒)
词汇异同
下面再举两组常用词来观察3个语族词汇的异同。突厥语族以维吾尔语、哈萨克语为代表,蒙古语族以蒙古书面语、土族语为代表,通古斯语族以满语、鄂温克语为代表。
第1组词和数词的性质相似,3个语族各自内部一致,而语族之间不同;第2组词和人称代词的性质相似,3个语族似乎是同源的。经过第一派学者精心考察,类似第2组词的数目可以一些,但类似第1组词和数词的彼此不同,是构拟原始阿尔泰语的困难所在。
第二派学者认为第2组词所以彼此相同,是词汇借贷造成的。但是,推论下去就会引出人称代词是否也可以互相借贷的问题。
3个语族之间存在的同中有异、异中有同的错综的语言现象,应该联系历史上说这些语言的人之间的相互关系去考察。
历史学家和历史比较语言学家都明确指出,使用阿尔泰语系各种语言的人民在历史的早期都起源于中国的北方并长期生活在这个地区。匈奴、乌桓、鲜卑、室韦、突厥、契丹、女真、蒙古、满各个民族在这一地区建立过幅员辽阔的国家,在一定的历史年代又把他们生活的地域向西扩展,直至西亚和东欧,并在那里建立了国家。
历史上的这些国家(元代、清代两个王朝另当别论),特别是封建前期的国家,疆域广大,但人口密度较小,并且每个国家都是由许多民族组成的,多民族成分中使用阿尔泰语的民族居多数。一个民族在军事和美高梅娱乐平台上取得统治以后,往往还没有来得及在经济和文化上达到高度统一时,统治权又转移到另一个民族手中去了,如此循环递嬗。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之下,对于语言发展来说,由一种语言分化为地域方言并在方言基础上形成不同语言的发展道路是不稳定的。由于战争和其他原因,居民的流动性很大,接触其他语言的机会很多,说一种语言的人转用另一种语言的机会也多。阿尔泰语言发展历史的复杂性就在于此。因而研究阿尔泰语言中什么是同源关系,什么是互相影响的关系,有时也难于判断。
争议
由于对这个语系3个语族之间是否有亲缘关系,语言学界认识不同,形成两个学派。一派认为有亲缘关系,也就是在3个语族各自的共同语之上还有一个原始阿尔泰语,它的构拟工作正在进行;他们也承认3个语族之间诸语言有互相影响的关系,但认为那是次要的现象。另一派认为3个语族之间没有亲缘关系,因此没有构拟原始阿尔泰语的任务;至于3个语族彼此在类型上的一致性,应该认为是语言互相影响的结果。还有的学者游移于两派之间,认为可以把3个语族之间有亲缘关系作为一个假说来看待,等到比较研究取得进一步的成果后再作结论。
争议语言
从形式上来讲,将朝鲜语和日语归入阿尔泰语系都存在一些不完备的地方,所以在划分上也存在一些争议。朝鲜语和日语在语法上和阿尔泰语系的语言非常相似;但在词汇上,极少有和阿尔泰语系同源的词汇,并且有数量巨大的汉语词汇;在语言发音上,类似于汉语北方方言的发音(尤其日语开音节结尾特征明显)。
朝鲜语(韩语):
朝鲜语有人把它归为阿尔泰语系,有人把它归为南岛语系。朝鲜语在结构上和阿尔泰语类似,朝鲜语跟阿尔泰语系的其他语言之间的同源词汇非常少。反对将朝鲜语归入阿尔泰语系的学者一般都以此作为反驳的力证。语音方面阿尔泰语以后舌音居多,而朝鲜语基本都是前舌音属于典型的南太平洋音。朝鲜因受汉语和太平洋语(南岛语系语言)影响较大,故谱系须进一步研究。
也有观点认为朝鲜语跟日语共属于一个新的语系,持该观点的学者们认为朝鲜语的文法与日语的文法有着惊人的相似度,两者历史上又共同受过汉语的影响,但是朝鲜语跟日语之间缺乏同源词也成了异议的学者们反驳该观点的力证。
第三类观点认为朝鲜语跟日语一样,都是孤立语言,他们跟世界上已知的语系都没有关联。持该观点的学者们以“同源词问题”支持着该观点。
日语:
日语的情况和朝鲜语类似,在语法和结构上和同属于粘着语的阿尔泰语系基本相同,在同源词汇上和阿尔泰语系东支(扶余、高句丽)拥有同源关系,在发音上带有开音节语言的强烈特征,又兼收了中古汉语语音和北朝北方汉语方言的音韵特点,词汇上分为汉语借词、固有词和外来语借词(其中汉语借词占绝对优势,且以汉音为主)。
日语是世界上典型的大量吸收和应用外来语借词的一种语言,大量存在着从汉语、英语以及其他语言中引入的借词,这也给想通过同源词汇来探寻日语和阿尔泰语之间关系的工作带来了很大困难,部分学者出于日本在局部体现出的较为复杂的多样性持反对意见甚至将日语和韩语归为两种孤立的语言。
中国情况
中国阿尔泰语系的语言主要分布在新疆、内蒙古、甘肃、青海和东北诸省。
突厥语族
中国使用突厥语族的民族有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土克曼族、乌兹别克族、塔塔尔族、撒拉族、裕固族(西部裕固语)。
蒙古语族
中国蒙古语族的民族有蒙古族、达斡尔族、土族、东乡族、保安族、裕固族(东部裕固语)。
通古斯语族
中国通古斯语族的民族有满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锡伯族、赫哲族。
参考资料
1.  阿尔泰语系民族、分布及人口
2.  中国阿尔泰语系的语序类型研究 

阿尔泰语系篇(三):阿尔泰语系


阿尔泰语系
 
        基本信息
 
  英语名称:Altaic family
  分类方法:谱系分类法(发生学分类法)
  起源地点:俄罗斯北亚地区
  主要使用国家和民族:芬兰 土耳其 蒙古 中国满族 日本 朝鲜 韩国
  分布范围:中国、土耳其、蒙古、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伊朗、阿富汗、朝鲜(有争议)、韩国(有争议)、日本(有争议)。.
 
        语言概述
 
  阿尔泰语系是一个横跨亚洲和欧洲的大语系。包括突厥语族、蒙古语族、满-通古斯语族等3个语族。主要分布在中国、蒙古、阿富汗、伊朗 、土耳其、前苏联以及东欧的一些国家 。3个语族在类型上具有一致性。语音方面,各语言都有元音和谐律,构拟的各语族共同语和原始阿尔泰语也有元音和谐律,即元音分为阳性和阴性两类。在辅音上,大多数语言都有16个辅音。阿尔泰语系各语言都是粘着语,在构词法和形态学上有很大的共同性。以在词根之后加构词附加成分为派生新词的主要手段,以在词干之后加语法粘附成分为形态变化的主要手段。3 个语族有共同的语法成分。名词各格(属格、宾格、与格、位格、离格)的粘附成分彼此相似。动词的式和时体系统所使用的粘附成分在各语言中也互相对应 。3 个语族的词汇也有共同性。它们拥有一批共同的常用词,而且引人注目地拥有共同的第一、二人称单 、复数的人称代词 。3个语族之间词汇的差异性主要在于3个语族各有一套数词 。阿尔泰语言的同源关系未能证实,它们之间的相似是人口迁徙和语言借代的结果。
 
        语系与沿革
 
  由于对这个语系 3个语族之间是否有亲缘关系,语言学界认识不同,形成两个学派。一派认为有亲缘关系,也就是在 3个语族各自的共同语之上还有一个原始阿尔泰语,它的构拟工作正在进行;他们也承认 3个语族之间诸语言有互相影响的关系,但认为那是次要的现象。另一派认为 3个语族之间没有亲缘关系,因此没有构拟原始阿尔泰语的任务;至于 3个语族彼此在类型上的一致性,应该认为是语言互相影响的结果。还有的学者游移于两派之间,认为可以把 3个语族之间有亲缘关系作为一个假说来看待,等到比较研究取得进一步的成果后再作结论。
 
        语言特点
 
  1具有元音和谐现象;
  2.使用后加成分为词的派生和词型变化的主要手段,粘合多个附加成分以表示多重语法意义;
  3名词和代词有数、格等语法范畴,动词有态、时、式等语法范畴;
  4动词在宾主之后,定语在被修饰词之前。
  5东亚及北亚地区该语系受汉藏语系中的汉语族汉语支影响明显。
 
        语音结构
 
        元音和谐律
 
  突厥、蒙古、满-通古斯3个语族类型上的一致性3个语族的语言都有元音和谐律,构拟的各语族共同语和原始阿尔泰语也有元音和谐律。从理论上讲,元音和谐律的内容就是元音分为阳性(后列、紧)和阴性(前列、松)两类,每类再按舌位高低及圆唇不圆唇来区分,可以假定有下列8个元音:在同一个词(词干和粘附成分)里面,要么都是后列(阳性)元音,要么都是前列(阴性)元音。也就是说同性相适应,异性相排斥。现代各语言实际上的元音系统,有恰巧是8个元音的,也有比8个有增减和变化的。如:土耳其语和吉尔吉斯语恰巧有8个元音;维吾尔语减去□,增加□;乌孜别克语(又称乌兹别克语)和达斡尔语都是o和u不分,□和□不分,□转变为其他元音;蒙古书面语减去□;蒙古语察哈尔方言增加□、□、□;满语减去□、□,增加□、e;鄂温克语增加□、e。但是各种语言的元音系统都和假定的 8个元音系统有严整的对应规律,并且元音增减以后仍旧受元音和谐律的支配。
  阿尔泰语系各语言在辅音上的共同特点表现在大多数语言都有16个辅音:b、 p、 m、d、t、s、n、l、r、□、□、□、j、g/□、k/q、□。其中塞音3对,塞擦音一对,每一对都是古代以清浊相对立,现代或以清浊对立,或以清音不送气与送气相对立;擦音3个,鼻音、边音、颤音共5个。每一种现代语言在这16个辅音之外又增加了少数几个辅音。就维吾尔、乌孜别克、蒙古、达斡尔、满、鄂温克6种语言增加的辅音而论,共有13个。把6种语言都有的辅音和各语言各别增加的辅音排列在一起,成为下面的辅音表:斜线前表示靠前的软腭音和前列元音相结合,斜线后表示靠后的软腭音和后列元音相结合。这就是“辅音和谐”。不加*号的辅音都是后来增加的,6种语言中每种语言具体增加的辅音如表。
  从表中可以看出:新增加的都是擦音或舌尖塞擦音;翘舌音是后起的,只出现于达斡尔语及满语;新增加的音在每种语言的辅音系统里都只占少数。这6种语言在辅音上的共同性(只有鄂温克语减去s、□、k/q3个辅音)代表了整个阿尔泰语系语言的共同性。
 
        构词法和形态学
 
  阿尔泰语系各语言都是粘着语,在构词法和形态学上有很大的共同性。以在词根之后加构词附加成分为派生新词的主要手段,以在词干之后加语法粘附成分为形态变化的主要手段。构词成分和语法成分都既可以是单层的,又可以是多层的。由一个以上的根词素构成的合成词在古老的语词中比例很小,在晚近的语词中才逐渐增加,用词干内部屈折手段表示语法的情况极为少见。
  总之,从语音结构上、语词派生上和语法构造上看,阿尔泰语系 3个语族各语言之间都表现出类型上的高度一致性。
  突厥、蒙古、满-通古斯3个语族共同的语法成分3个语族有同源关系的有力证据是名词(体词)后面所接的格粘附成分彼此很相似。下面以土耳其语代表突厥语族,蒙古书面语代表蒙古语族,满语代表满-通古斯语族,列出各自的属格、宾格、与格、位格、离格的粘附成分,以见它们的同源关系。
  各种语言的动词都至少可以接3套粘附成分,以表达 3种不同的句法功能。一套出现在作句子的主要谓语的动词词干之后,称为述谓形式或终止形式;一套出现在作句子状语的动词词干之后,称为动副词或动副形式;一套出现在能仿照名词作句子的几种不同成分的动词词干之后,称为动名词或动名形式。带后两套粘附成分的动词同时也可再带宾语、补语、状语、主语、定语。
  在历史上,动词的一种功能可以向另一种功能转化,转化时形式可以不变,也可以添加某种成分。下表列举动名词、动副词各两种形式(其中将来时有的语言称为现在将来时或未完成体,过去时有的语言称为完成体),用哈萨克语、吉尔吉斯语、蒙古族、土族语、满语、鄂温克语的材料作对照。
 
        数词比较
 
        从表面上看,在这4种动词形式上,3个语族有整齐的对应关系。其中少数语音形式不同,有可能是发生了历史音变,也可能不是共同成分。现代蒙古语和土族语没有带 r这种形式的将来时动名词,但是有ra(土族语有la)这种形式的目的式动副词。ra中的 a是与格成分,ra中的 r可能是古代将来时动名词的遗迹(上表用加括号表示)。 4种动词形式之中,过去时动名词和条件式动副词形式有一点相似,即许多语言都有一个擦音 s或由 s转变来的其他擦音或塞擦音,将来时动名词和目的式动副词形式有一点相似,即都有一个 r或l或d。r、l、d三者互相对应的情况是比较常见的。
  突厥、蒙古、满-通古斯3个语族之间词汇的共同性和差异性 这3个语族之间词汇的共同性最引人注意的是第一、二人称单、复数的人称代词。现以哈萨克语、蒙古书面语和满语为3个语族的代表说明彼此之间的一致关系。表中有斜线的,左方是主格形式,右方是主格以外其他各格的词干形式,语音形式不同的可以从音变规则中得到解释。3个语族各有一套数词,这种词汇的差异性也是最引人注意的。下面举土耳其语、蒙古书面语和满语一至十的数词为例,以见彼此的不同。
 
        词汇异同
 
  下面再举两组常用词来观察3个语族词汇的异同。突厥语族以维吾尔语、哈萨克语为代表,蒙古语族以蒙古书面语、土族语为代表,满-通古斯语族以满语、鄂温克语为代表。
  第1组词和数词的性质相似,3个语族各自内部一致,而语族之间不同;第2组词和人称代词的性质相似,3个语族似乎是同源的。经过第一派学者精心考察,类似第2组词的数目可以一些,但类似第1组词和数词的彼此不同,是构拟原始阿尔泰语的困难所在。第二派学者认为第2组词所以彼此相同,是词汇借贷造成的。但是,推论下去就会引出人称代词是否也可以互相借贷的问题。
  3个语族之间存在的同中有异、异中有同的错综的语言现象,应该联系历史上说这些语言的人民之间的相互关系去考察。
  历史学家和历史比较语言学家都明确指出,使用阿尔泰语系各种语言的人民在历史的早期都起源于中国的北方并长期生活在这个地区。匈奴、乌桓、鲜卑、室韦、突厥、契丹、女真、蒙古、满各个民族在这一地区建立过幅员辽阔的国家,在一定的历史年代又把他们生活的地域向西扩展,直至西亚和东欧,并在那里建立了国家。历史上的这些国家(元代、清代两个王朝另当别论),特别是封建前期的国家,疆域广大,但人口密度较小,并且每个国家都是由许多民族组成的,多民族成分中使用阿尔泰语的民族居多数。一个民族在军事和美高梅娱乐平台上取得统治以后,往往还没有来得及在经济和文化上达到高度统一时,统治权又转移到另一个民族手中去了,如此循环递嬗。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之下,对于语言发展来说,由一种语言分化为地域方言并在方言基础上形成不同语言的发展道路是不稳定的。由于战争和其他原因,居民的流动性很大,接触其他语言的机会很多,说一种语言的人转用另一种语言的机会也多。阿尔泰语言发展历史的复杂性就在于此。因而研究阿尔泰语言中什么是同源关系,什么是互相影响的关系,有时也难于判断。
 
        语言研究史
 
  用历史比较法研究阿尔泰语始于20世纪初。在掌握多种语言材料的基础上进行比较,提出并论证阿尔泰语有亲缘关系,贡献最大的是芬兰学者兰司铁。从1902年起,他写了许多揭示语族之间共同的语法成分和重要的语音对应关系的论文。他的全部成果都荟萃在他死后由他的学生阿尔托编辑的《阿尔泰语言学导论》一书中。他的著作为阿尔泰语言学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受兰司铁的影响,不少学者继续他的工作。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波兰学者科特维奇和美国学者波普。波普用他的研究成果维护阿尔泰语系语言同源论的观点。他在作了许多专题比较研究的基础上,写出了《阿尔泰语比较语法》,把探索同源词和建立音变规律的工作向前推进了一步。
  波兰学者科特维奇和兰司铁一样,在阿尔泰语比较研究中作了大量工作并受到重视。他的代表作是《阿尔泰语言研究》。他在探索每个语族的语言历史、揭示3个语族之间一些共同的词和语法成分以及一些语音对应规律以后,得出的结论却不是这些语言同出一源,而是这些语言彼此之间在历史上产生过强烈的互相影响。
  到20世纪50、60年代,阿尔泰语系各语言的单独研究更趋深入,突厥、蒙古、满-通古斯各个语族内部的比较研究取得更好的成果,分化演变的历史更趋清楚。这就要求在3个语族各自的共同语的基础之上建立原始阿尔泰语的工作提高一步。不仅要认识语族间的个别同源成分,还要说明整个语言系统的发展演变;不仅能解释相同的语言成分,还要解释为什么有那么多相异的语言成分。以兰司铁为代表的学者的工作和波普等人的著作都还没有达到这样的要求。因此许多学者在对于阿尔泰语系的亲缘关系问题上态度更为谨慎了。例如匈牙利学者李盖蒂认为阿尔泰语的亲缘关系只是一种假说。丹麦学者K.格伦贝克认为阿尔泰语系的存在还没有证明。J.本辛认为同源关系虽然不是不可能,但目前还没有得到充分的证明。苏联学者巴斯卡科夫则强调了阿尔泰语系语言的演变历史中存在着十分复杂的关系,在以分化为主的趋势中,分与合交织在一起。
  怀疑阿尔泰语言亲缘关系的学者也发表了一些论著。如英国学者克劳森在20世纪50、60年代发表的论文,提出3个语族之间的共同成分多半是互相借贷的理论。这个理论在学术界有一定的影响。
  在提出阿尔泰语系学说的早期是把乌拉尔语系(包括芬兰-乌戈尔语族和萨莫耶德语族)和阿尔泰语系联系在一起称为乌拉尔—阿尔泰语系的。后来经过深入研究,看到了那些语言和阿尔泰语相远的一面,不应划入同一语系。从此包括3个语族的阿尔泰语系应是独立语系的观点才日益明确。用3个语族的材料和朝鲜语比较时也能找出某些共同的语言成分,因此有人主张阿尔泰语系中应包括朝鲜语。但是朝鲜语本身的独特性质,朝鲜语和阿尔泰语大量的相异成分是难于解释的。因此,朝鲜语属阿尔泰语系也就只停留在假说阶段。
 
        各语族语言概况
 
        蒙古语族
 
  13世纪初,蒙古族杰出的领袖成吉思汗统一诸部落,建立了早期的封建国家。随后便率领蒙古军队东征西讨,疆域曾横跨欧亚,且其子孙在中原建立了统一的王朝——元朝。因此,蒙古族各部落亦散居各地,所使用的语言也随之带到了各处。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同地方的语言形成了各自的语言特点,即产生了许多方言。因为它们都源于同一种语言——蒙古语,故将其称为蒙古语族。蒙古语语言的历史,一般分为古代、中世纪、现代三个时期。12世纪以前的蒙古语称为古代蒙古语,13世纪至16世纪的蒙古语称为中世纪蒙古语,17世纪以后的蒙古语称为现代蒙古语。而蒙古语书面语的历史分期与之不同,一些蒙古学者将书面语分为前古典蒙古书面语(17世纪以前)和古典蒙古书面语(17世纪至今)。
  蒙古语族包括9种方言,即蒙古语、布里亚特语、卡尔梅克语、达斡尔语、莫戈勒语、东部裕固语、土族语、东乡语和保安语。
  1、蒙古语,指居住在我国及蒙古国境内的蒙古族所使用的语言。蒙古语是蒙古语族中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最具代表性。现在我国境内的蒙古族所使用的语言为传统蒙文;蒙古国境内所使用的语言为新蒙文,即1941年进行文字改革采用基利尔字母书写的蒙古语,一般称之为新蒙文或喀尔喀蒙古语。
  2、布里亚特语,指布里亚特族所使用的语言,主要分布在前苏联布里亚特地区和贝加尔湖地区。
  3、卡尔梅克语,指居住在前苏联的卡尔梅克族所使用的语言,分布在伏尔加河下游右岸、里海低地的卡尔梅克共和国和西伯利亚、中亚等地区。
  4、达斡尔语,指我国达斡尔族所使用的语言。达斡尔族分布在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和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附近、嫩江支流一带,另外还有几千人居住在新疆的塔城县。
  5、莫戈勒语,指阿富汗的莫戈勒人所使用的语言。它是一种正在消亡的语言。莫戈勒人现大多改用波斯语。
  6、东部裕固语,指居住在我国甘肃省南裕固自治县境内的一部分裕固族所使用的语言。
  7、土族语,又叫蒙古尔语,主要是我国青海省的土族人使用。土族人自称“察罕蒙古”,意为“白蒙古”。
  8、东乡语,指我国东乡族所使用的语言。东乡族主要居住在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东、西、南、北四乡中的东乡,故称东乡族。
  9、保安语,使用保安语的是我国的保安族和土族。保安族主要居住在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土族主要居住在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
 
        满—通古斯语族
 
  满—通古斯语族分为两大语支,即南支(满洲语支)和北支(通古斯语支)。
 
  南语支包括7个语种:
  1、鄂温克语,为我国境内鄂温克族(俄国称通古斯族)所使用的语言。由于历史上鄂温克族迁移的范围很广,西至乌拉尔河上游,东到库业页岛。因此形成的三个方言区,海拉尔方言主要分 布在鄂温克族自治旗、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鄂伦春自治旗、阿荣旗和黑龙江省的讷河县等。鄂温克人中有80%使用海拉尔方言。二为陈巴尔虎方言,主要分布在陈巴尔虎旗。三为敖鲁古雅方言也称索伦语,主要分布在额尔古纳左旗,齐齐哈尔、海拉尔、布特哈、爱辉地区,以及俄罗斯边境地区的鄂温克方言。鄂温克语没有文字,读写经常借用满语字母,今天俄国境内也借用俄文字母。由于鄂温克语的语法与音是阿尔泰语系在东北亚分支中的典型代表,因此近代国际语言学界以鄂温克语在俄国的名字“通古斯语”作为为东北亚地区阿尔泰语系分支的通用名称,这也是“通古斯语族”一词的来源:《索伦语资料》,1931年,列宁格勒。/ 杜塔哥夫:《远东通古斯语研究》1960年,莫斯科。)
  2、真语(女直),古代女真人使用的语言,后随皇太极改族名为满洲改为满洲语。最重要的文献是《华夷译语》(女真),编于16世纪,书中包括女真文和用汉字标写女真文的内容。它接近于满洲语,可以认为是古满语或满洲语的方言之一。(李盖提《对女真“小字”解读的初步看法》,载《匈牙利学报》,1953年,第211~238页)
  3、满语,我国东北地区满族所使用的本民族语言,它与古代女真语属于同类语言。使用群体主要是居住在我国东北的满洲人。近代以后由于受到汉语的冲击能够熟练使用满语的人已很少了,今天的满语使用者主要是居住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与黑河地区的满族老人,1599年噶盖借用蒙古字母转写满文;1632年由达海加以改革,增加了右侧圈点形成了完整满文书写体系。(奥斯汀:《满语的音位和形态音位》,1630年,第15~22页)
  4、果尔迪语(那乃语),居住在黑龙江下游的一个少数民族所使用的语言,人数约7万人。这一民族1931年前没有文字,1937年后用基利尔字母书写。(阿甫写抄:《那乃语语法》1~2,莫斯科—列宁格勒,1959~1961年)
  5、乌尔察语,是与果尔迪语使用地区相邻的少数人所使用的语言,人数最多不过005万人。(施密特:《乌尔察语》,载《拉脱维亚大学学报》,1923年,第8期第229~288页)
  6、奥罗其语,指居住在阿穆尔州滨海地区的几百人所使用的语言。(施密特:《奥罗其语》,同上,1928年第7期)
  7、乌德语,指居住在黑龙江、乌苏里江沿岸及一些支流地区的少数人所使用的语言。
 
  北语支包括3个语种:
 
  8、涅吉达尔语,是指居住在阿姆河河谷的人所使用的语言,使用人数不到8万人。(梅尔尼科娃和清齐乌斯:《涅吉达尔语研究资料》、《通古斯语集》,1831年,列宁格勒)
  9、埃文基语,由生活在东西伯利亚地区北部的4万人所使用。埃文基语分为3支方言,即北、南、东。1930年起有了文字;1938年起使用基利尔字母。(康斯坦丁诺娃:《埃文基语语音、语法》,1964年,莫斯科—列宁格勒)
  10、穆特语(鄂温克语),为居住在堪察加岛上以及雅库特地区的9万人所使用,自称Ewen。此名字起源于埃文基语(amudi“海上的”)。拉穆特语分为3支方言:东、中、西。1931年前无任何文字,1937年开始引用基利尔字母。(清齐乌斯:《埃文语(拉穆特)语法纲要》,1947年,列宁格勒)
 
        突厥语族
 
  楚瓦什—突厥语族,通常称为突厥语族。楚瓦什语和共同突厥语的祖先为共同突厥语出现之前的一个共同体,称为前突厥语。其发展关系是前突厥语分为原始楚瓦什语和原始突厥语;原始楚瓦什语发展为楚瓦什语,原始突厥语发展为突厥语。
  突厥语族分为两大语群,即Z群(突厥语)和R群(楚瓦什语)。在阿尔泰语系中,突厥语是唯一的Z群语言,即突厥语中位于词中和词尾的Z通常与蒙古语族、满洲—通古斯语族以及楚瓦什语中的R对应。
 
  1、突厥语
  突厥语种类为数甚多,使用的人数在5000万人以上。突厥语Z群一般分为5支:①雅库特语,②北群:图瓦语等,③西群:吉尔吉斯语等,④东群:东突厥语(维吾尔语)等,
⑤南群:土库曼语等。
  ①雅库特语是最北的突厥语,使用于东西伯利亚北部雅库特共和国。雅库特人自称“萨哈”人,而“雅库特”是通古斯人给起的名称,人数约24万人。雅库特语无论是在语音方面,还是在语法方面,都不同于其它突厥语。在词汇方面,只有50%的词出自突厥语。雅库特人在第一批俄国传教士到来之前,没有自己的文字。第一次借助于俄文字母书写的尝试是在19世纪。1979年开始推行以基利尔字母为基础的现行字母。(鲍培:《雅库特语》、《突厥语基础》,第671~684页)
  ②北群,图瓦—哈卡斯语群,可以分为3支:图瓦语和哈卡斯语;阿巴坎方言和黄回鹘语;梭尔语、楚雷姆语、土巴语和有关的方言。
  ③西群,钦察语群,这是突厥语中最大的语支之一,使用者达1000万人以上。主要包括卡莱语、库梅克语、卡拉柴巴勒卡尔语、克里米亚鞑靼语、伏尔加鞑靼语、巴什基尔语、诺盖语、哈萨克语、吉尔吉斯语、阿尔泰语,另外还有不再使用的中古突厥语的库曼语。
  ④东群,察哈尔语群,由一种中古突厥语而得名,包括乌兹别克语、东突厥语和撒拉语。
  ⑤南群,土库曼语群,包括土库曼语、高加索语、土耳其语和阿塞拜疆突厥语。
 
  2、楚瓦什语
  楚瓦什语是突厥语族中唯一的R语言,为居住在俄罗斯楚瓦什共和国,更确切地讲,为居住在伏尔加河中游地区的150万人所使用的语言。楚瓦什语包括两大方言:一为阿纳特里方言,即下方言(下河口语);另一为维里雅尔方言,即上方言(上河口语)。楚瓦什语的前古语是公元7至14世纪,存在于伏尔加河和卡马河河岸的保加尔王国中所使用的古伏尔加保加尔语的一种方言。(安德列耶夫,叶果罗夫,帕甫洛夫:《现代楚瓦什语语法资料》,1957年)
 
        朝鲜语和日语
 
        从形式上来讲,将朝鲜语和日语归入阿尔泰语系都存在一些不完备的地方,所以在划分上也存在一些争议。
 
  朝鲜语:
  朝鲜语在构造上总体属于阿尔泰?语系,?但朝鲜语跟阿尔泰语系的其他语言之间的同源词汇非常少,反对将朝鲜语归入阿尔泰语系的学者一般都以此作为反驳的力证。也有观点认为朝鲜语跟日语共属于一个新的语系,持该观点的学者们认为朝鲜语的文法与日语的文法有著惊人的相似度,两者历史上又共同受过古汉语的影响,但是朝鲜语跟日语之间缺乏同源词也成了异议的学者们反驳该观点的力证。第三类观点认为朝鲜语跟日语一样,都是孤立语言,他们跟目前世界上已知的语系都没有关联。持该观点的学者们以“同源词问题”支持著该观点。
 
  日本语:
  日本日语的??? 日语的情况和朝鲜语类似,在语法和结构上和同属于粘着语的阿尔泰语系也基本相同,但是在同源词汇和发音上又表现出了兼具太平洋岛屿和北亚阿尔泰语 以及部分汉语(主要是粤语)几种特征的多样性,日语是世界上典型的大量吸收和应用外来语的一种语言,大量存在着从汉语 英语以及其他语言中引入的词汇,这也给想通过同源词汇来探寻日本语和阿尔泰语之间关系的工作带来了很大困难,所以人们从语言框架上的一致性出发将日语划入阿尔泰语系列,其他部分学者出于日本在局部体现出的较为复杂的多样性持反对意见甚至将日语和韩语归为两种孤立的语言。
 
        中国的阿尔泰语系
 
  1、中国突厥语族的民族有维吾尔族、哈萨克族、乌孜别克族、塔塔尔族、撒拉族。
  2、中国裕固语有两种,肃南西部属突厥语族,肃南东部属蒙古语族。
 
 

阿尔泰语系由173资源网(www.lintascinta.com)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lintascinta.com/content/345245.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8 www.lintascint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73资源网 版权所有

美高梅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