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 > 正文
文章正文

康震诗词大会出丑

古诗 > :康震诗词大会出丑是由173资源网(www.lintascinta.com)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康震诗词大会出丑的正文:

(1) [康震诗词大会出丑]诗词大会评委康震:诗歌教育陷入了“无用”与“无教”的尴尬境地


  
  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号“章黄国学(zhanghuangguoxue)”,有所删节
  整理 / 王笑非
  刚刚落下帷幕的《中国诗词大会》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观众们不但从中获得了知识,也重新发现了古典诗词的独特美感。但是这个节目也引起了许多人的思考:我国古代曾有“诗国”的美誉,前人给我们留下了巨大的诗歌宝库,而如今的古典诗词却处在一种边缘化的尴尬地位。今天的人们不要说写作诗词,连看懂都要颇费些工夫。广为人们所熟知的诗词只是课本中出曾现过的寥寥几首,诗词与人们的生活似乎完全割断了联系。
  诗词在古代文人的生活中到底扮演者什么角色,在今天的生活中又为何被边缘化了呢?章黄国学重新整理出第一季诗词大会后对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诗词大会点评嘉宾康震老师的访谈,共同探讨《中国诗词大会》的精神内涵与文化信号。
  康震:重拾古典诗歌的精神内涵
  “
  康老师您好。这几天热播的《中国诗词大会》,让大家重新体会了古典诗词之美。诗歌在我们今天的生活中似乎处在比较边缘的位置,尤其是近些年来,不要说写诗了,读诗的人数都在大量减少。不过,古人似乎始终对诗歌十分重视。诗歌在古人的生活中扮演到底着一种什么样的角色呢?
  ”
  
  我们今天总说,诗歌是一种抒情的文学形式,这种说法其实是不全面的。无论古今,诗歌最主要的作用是“抒情达意”。拆开来说,就是“感情作用”和“社会作用”。任何一首诗歌,其核心一定要表达某种情志,但同时也通过这种表达承担了很多社会功能。就像孔子说“兴观群怨”,“兴”就是感发性情,这是情感的作用,而“观、群、怨”都是关于诗歌的社会作用的。
  今天我们用纯文学的眼光来看待诗歌,更强调的自然是诗歌的感情作用。其实在古人的生活中,诗歌的社会功能往往更加重要。诗歌是古代的士人们谋求出路的重要途径,也是他们相互交际的重要工具。
  首先来说,诗歌是科举考试的重要内容。我们知道古代的一些时期是以诗赋取士的,比如唐代大部分时期的科举考试中,杂文(也就是诗和赋)是和明经、射策等几个部分并重的。一个古代的考生如果在科场上不能按照试卷要求写出优秀的诗赋作品,一样不会被录取。将会不会作诗、是否“识文律”作为选拔人才的一项标准,这在世界上都是罕见的。
  其次,诗歌也是文人展示才华、自我推荐的一个工具。这种“展示才华”不是像我们今天说的“拽文”、卖弄,而是有着切实的社会作用的。唐代的科举考试不像后来一样严格,当时的主考官们除了根据考试的试卷外,还会参考考生平时的作品、才誉来决定是否录取。这就产生了“温卷”或者叫“行卷”的风气。
  简单来说,考生们为了增加及第的可能,往往会把自己平日写作的诗文加以选编,抄写成卷轴,在考试前送呈主考官或者有影响力的达官贵人,以求推荐。在今天看来这当然是一种舞弊现象,但是在当时是一种社会风气,我们熟悉的诗人们几乎都做过这种事情。
  
  白居易画像
  有一个流传得很广的故事,说白居易的名字被嘲笑为“长安米贵,居大不易”,这件事发生的背景就是白居易带着自己的“诗文自选集”去拜谒顾况。我们熟悉的“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朱庆馀《近试上张籍水部》)也是这种风气的产物,作者刚刚给乐于提拔后进的水部侍郎张籍投赠了自己的诗文,但是迟迟得不到答复,于是又写了这样一首诗歌给张籍,来试探他的心意。
  何止是面对高官,在巴结皇帝时都会将诗歌当做敲门砖。杜甫在给玄宗献三大礼赋时,在《进雕赋表》中曾特意强调自己“自七岁所缀诗笔,向四十载矣,约千有馀篇。”这些故事既反映了唐代社会整体上对诗歌的重视,也说明了诗歌对于古人的仕进有着重要的现实作用。
  再者,诗歌也是朋友之间赠答或送别很重要的一个手段,甚至还可以扮演书信的角色。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我们翻开古代诗人的诗集目录,会看到大量的以“赠某某”、“送某某”、“和某某”为题目的诗歌,它们都反映了古代诗人们相互交往的经历。像我们熟悉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或者是宋代苏轼黄庭坚等人的反复唱和的诗歌,都是这种交往的真实记录。古代的文人甚至会以诗代信,用精致、细腻的诗文取代冗长的书文,来表达自己真切的情感。
  科举、自我推荐、社会交际,这是古代诗歌的三种重要的社会作用。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也可以说,诗歌在古代社会是文化传播的重要途径。
  “
  今天的诗歌在人们社会生活中显然不再具有这么重要的作用了,不仅是古诗,所有的诗歌,阅读和写作的人也在大量减少。为什么诗歌会逐渐远离我们的生活呢?
  ”
  
  从知识构建的角度讲,诗歌教学方式的变化有着很大的影响,古代与当代对于诗歌教育的分量是完全不一样的。从实用主义的角度来讲,它在今天的生活中已不再实用。一方面是因为我们有了更多元化的交流方式,可以分散甚至取代诗歌所承担的社会功能,另一方面,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古典诗歌的可操作性很差,绝大多数人不会写。你注意,这里面有一个恶性循环:不实用,所以就不强调教学;不教学,所以更不实用。这是诗歌处境尴尬的一个重要原因。
  古人对于诗词的教育始终处于一种特别重视的地位,“不学诗,无以言”嘛。孔子教学就用《诗三百》,汉代开始就把《诗三百》列为“经”了,唐宋以后,近体诗更是跟考试挂上了钩。诗歌在古代既是人才选拔、社会交际的重要工具,又是君子修身养性的重要教育资源,因此诗歌的教育、诗歌艺术的教育就成了古代文人成长过程中必然要素。但是诗词的教育在当代,并不是一个必然的要素,它只是在基础教育阶段作为一个课程出现的,只涉及了古代诗词文化的一小部分,只是作为了解中国的文化的遗产而出现的。
  相对于其他的文化遗产,譬如说文物收藏、书法,诗歌对人的要求更高。诗歌写作与散文写作的一个很大区别就是,它要接受一种专业化的训练。诗词的写作和鉴赏都需要掌握音韵、格律、对仗等等一系列严格的规则。所有人都有一种意愿,希望用一种有韵律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情感,诗歌恰好是表达情志的完美形式。但是没有受过训练的人随手随口创作出来的所谓的绝句或者律诗,它往往会是不合乎规则的,让专家一看会说这首诗是个“假诗”。这种规则上的高要求,就使得一般的读者对于诗歌处在一种既望而却步,又很想亲近的两难境地。
  
  闻一多
  诗歌的鉴赏其实也存在这个问题。闻一多先生说,格律诗写作是“戴着脚镣跳舞”,这些镣铐是舞蹈的一部分,如果你不了解它们如何束缚,或者只把它们当成某种束缚,同样很难真正深入理解这一舞蹈的高妙。
  所以古典诗词这样一种文化遗产,对很多人来讲,它既让人乐意亲近,又是“高冷”的阳春白雪。在我们当前的文化的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其实正需要这样的阳春白雪能够走进千家万户。这就带来了一个很困难的课题,如何才能让过去的古韵用于今天的生活?
  对此,学者们也进行了许多研究。像霍松林先生提倡的“中华新韵”,就是用今天的普通话的音韵来取代古代的平水韵,建立一整套更适合普通人掌握的一种韵法。但是声韵可以改革,格律和对仗仍然需要系统深入的学习,驾驭诗词语言的思维和能力也需要经过训练。因此在当代重新推动古典诗词的普及有着重要的意义。
  “
  既然诗词在当代生活中已不再具有实用性,我们今天为什么还要重新推动古典诗词的普及呢?
  ”
  
  实用性不能代表一个文化现象的全部价值。
  古典诗歌既是艺术的产品又是历史的产物,它的容量很大。从艺术上来说,它蕴含着中国古代人的精神世界和思想内涵,体现着古代人的意志、情感和趣味。从历史文本的角度来讲,通过古典诗歌,我们能够清晰地了解到一些古人的生活情境和思想情境,并基于此而进一步了解古代的社会与生活。
  古典诗词是中华民族特有的一种情感的表达方式,也是一种特有的记忆历史的方式。当你通过读史书来了解中华民族,或通过读古代的哲学著作来了解中华民族,与通过读诗词来了解中华民族,这是完全不同的角度,也会有完全不同的收获。
  你翻看历史,“安史之乱”前后打了八年,“八年”只是两个字,一秒钟你就念完了,念完也不会留下什么概念。但当我们翻开当时诗人比如杜甫的诗集,诗中清楚地记载了这八年之中整个社会剧烈的动荡、无数人民深重的苦难,千载之下的今天,我们仍然能够切身地感受到那段历史的残酷与惨烈。这就是诗歌具有的独特力量。
  
  吴冠中画作
  古典诗词中记录着中华民族对自我的表达、对世界的表达,它从一个更敏感的层次上来展现这个民族的特性。对于我们现代人来说,没有必要去苛求你必须去掌握过去的表达方式、表达技巧,但是我们可以表达一种意愿:如果你能掌握这种方式的话,也许能够使你的存在更接近于中国文化的本质所在。
  如今我们正处在一个物质文化、物质享受、物质财富都迅速丰富的时期,而我们的精神文化则呈现出一种贫弱的面貌,人们正迫切地要求汲取精神的养料。那么,我们要朝哪个方向去诉求我们文化的需要呢?
  一百多年来,大量的强势的西方文化不断介入——这我们当然不拒绝。无论是西方的还是东方的,各民族的优秀文化我们都是乐于吸取的。许多外来的文化形式之所以强势、受到欢迎,正式因为它们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一种用更先进的、更前卫的表达方式来传递的新型文化的理念。
  越是在这样一个外来的文化资源特别丰富的时候,我们越是要关注一个问题:对我们自己的民族的方式和民族的文化,到底应该对它采取一个什么样的态度?我们首先应该用一个什么样的文化来建构自己的文化的基础?我们应当用什么来构建个人的、社会的乃至于整个文化的自信?
  
  吴冠中画作
  前人说,“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古代的中国文化曾是古代文明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之贡献了巨大的精神成果。今天的中国有这么广大的领土,这么众多的人口,如此巨大的经济体量,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是:我们应该用什么来为当今世界的文化奉献属于我们自己的文化的精神产品?
  在这个意义上来讲,古典诗词作为中国文化的重要内容,就扮演了一个独特且重要的角色。无论是它表达方式的独特、储存内涵的独特,还是它的这种吟咏的状态、它对于自己这种诗歌形式的苛责的要求,都使得它成为世界古代文学遗产中的一个特别凸显的特色样式。如何继承古典诗词,恰恰是我们当前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
  “
  您觉得,这次央视举办的《中国诗词大会》,对于重新推动古典诗歌的普及能够起到什么样的积极作用呢?从现有的反馈情况来看,这种普及的前景如何?
  ”
  
  这次举办诗词大会,我希望它能够掀起人们对于古典诗词的再次关注,并且藉此来寻找在民众当中对古典诗词热爱的群体,把他们发掘出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工作。而通过诗词大会的热播,我们也确实看到了,古典诗词非但没有在历史的演进过程当中湮没,反而潜在地拥有许多拥趸。不管是在诗经的时代还是汉代的诗歌还是魏晋还是唐,历代的诗歌都有它的拥趸,从来就没有消亡过,当代也是如此。
  拥趸是历史的拥趸,唐人中有对汉诗和魏晋诗的拥趸,明清的时候也有对唐诗和宋诗的拥趸。中国古典诗词始终在扮演着记录历史、记录情感的重要的角色,它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它从来就没有狂热过,也没有冷寂过,它始终以常态的方式存在着。尽管曾经有一段美高梅娱乐平台时期,对古代的文化有一个偏见的认知,使我们一度忽略它,而现在呢,不是再次地掀起了喧哗,而是回归了正文。
  不只是央视,现在许多电视台都在播出诗词类、文化类的竞技类的节目,这确实是一种很好的方式。我们能够看到,现代的传媒方式在推进古典诗词传播当中,具有一种摧枯拉朽的作用,一日千里、不可阻挡。这个现象说明,中国古典诗词在现代传媒的正确引领下,一定会发挥更巨大的作用。在这个古典文化普遍复兴的时代,这是古典诗词所面临的一个特别的机遇,也是特别要把握的一个机遇。
文章转载自“章黄国学”
  诗词大会繁华落尽 幕后文学博士推荐诗词好书与读诗方略
安全性未知,该超链接内容与搜狐无关
  武亦姝夺冠 | 诗词不在于背了多少,在于孩子的内心与其有多少碰撞
安全性未知,该超链接内容与搜狐无关
  重返美高梅在线娱乐平台揭幕之作:年度音频专栏《李山讲诗经》,走进中国人的精神家底
安全性未知,该超链接内容与搜狐无关
  2017,恰好是博雅小学堂“重返美高梅在线娱乐平台年”,多档古诗词节目正在热播,邀您追溯中国人的精神源头。
  “重返美高梅在线娱乐平台年,开山力作”
  《李山讲诗经》
  识别上方二维码选购
《古代的诗人们》
还你一个真实立体的诗人形象
播呀FM正在热播,扫码收听
  
《古诗新唱》
用声音把古代美高梅在线娱乐平台诗词唱出来
播呀FM正在热播,扫码收听
  
《新学堂歌》
由谷建芬监制的古诗文儿歌
播呀FM正在热播,扫码收听
《老于的诗词游乐园》
北京新闻广播主持人教孩子“读”古诗
播呀FM正在热播,扫码收听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播呀FM

(2) [康震诗词大会出丑]康震: 《中国诗词大会》这么火,因为人们对优秀传统文化如此渴望

 
 
       中国诗词中蕴含的“情感”,几千年都没有变。那就是我们的文化血液,中国诗词的文化内涵与艺术形式,具有持久的稳定性,持久的传承性、创新性。绵延五千年的中华文化传统,就是我们的文化血统。 
徐芳: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没有中华文化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激活中国美高梅在线娱乐平台诗词这一“中华民族文化基因”,您担任嘉宾和学术顾问的《中国诗词大会》是如何设计策划的?
康震:我在今年节目开场的时候,吟诵了一古一今两位诗人的诗句,一古是宋代大诗人苏东坡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我当时说,这句词代表了我们中华民族丰厚的文化遗产,也充分彰显出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一今是毛泽东同志的“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我当时说,今天我们今天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电视机前的电视观众,都是今朝的风流人物,我们也一定能够以良好的精神面貌展现我们这个时代的风采。
 
这个开场白表明了我对诗词大会的期待,也正是我们当初设计诗词大会的初衷。中国诗词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优秀传统文化中最能展现中国人情感世界、审美世界,最能感受时代风云、体现时代风云变化的最敏感的艺术形式。
 
因此,如何将中华优秀的诗词及与之相关的文化知识,以及蕴藏其中的优秀价值观念、理想道德,传递给社会大众,与大家积极分享,就成为研究古代文学的学者们与传媒界朋友们共同应当承担起来的时代使命。
 
徐芳:在类似文化知识比赛的形式里,《中国诗词大会》通过演播室比赛的形式重温了美高梅在线娱乐平台诗词,继承和发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同时又非常符合大众文化的逻辑,极富表现力和趣味性,真正成为“全民参与的诗词文化盛宴”。这种普及性与专业性的同时抵达殊为不易,是如何做到的?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录制现场。 新华社
康震:这个工作要做好,必须要解决好两个问题:第一、中华诗词毕竟是高雅艺术,如何在电视上与大众分享,要将高雅性与趣味性结合起来。
 
第二、既然是诗词大会,就还要有一点竞赛性,如何将诗词的内容融入到竞赛的规则中。换言之,诗词的高雅性与传媒的通俗性,还有竞赛性结合起来,这个不容易。
 
在第一季大赛结束之后,大家经过反复讨论,提出一个尖锐的问题:怎样才能把古老的诗词“玩”起来?可以说,能“玩”起来,才是真正的挑战。
 
所以,大家都要求要把第二季办成第一季的升级版。编导和专家们首先把诗词题库做了进一步拓展。入选节目的诗词,从《诗经》到毛泽东诗词,时间跨度达数千年,涵盖中国文学史。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的诗歌源起,到“黄河之水天上来”的盛唐气象,再到“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革命情怀。节目用这些最熟悉、最打动人心的诗词,激发观众的记忆与情怀,带领大家在“熟悉的陌生题”中,领会中华诗词文化的精髓。
 
我当时建议,应当在第二季中加入毛泽东诗词,理由有三:一他是伟大的革命家、战略家,他的诗词是红色革命文化的代表,可以很好的引领、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二他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领袖,他的诗词表现了中国近现代以来的伟大历史进程,是一部伟大的当代诗史;三他是伟大的艺术家,是古典诗词古为今用的杰出代表,在用古体诗词展现当代社会生活方面很有代表性。
 
而在比赛规则上也有创新。每场比赛,分为个人追逐赛和擂主争霸赛两部分。每场比赛结束时,“百人团”中答对题目最多且速度最快的前四位选手,将成为下一场比赛的参赛者。个人追逐赛中,四名选手上台,与“百人团”同答一组题,选手最多可回答10道题,其间如果出现失误,便停止答题,选手得分以每一题百人团中答错的人数叠加计算。最后四人中累计击败人次最多者为该赛段优胜者,此人将作为攻擂者,在擂主争霸赛部分与守擂擂主进行比拼,竞争该场比赛的擂主席位。这种不可预知性的一对多、点对面的多维度PK模式,避免了场上选手互动不足的缺憾。
 
同时,节目组还全程运用移动端,推动节目多屏传播,吸引观众与场上选手同步答题。我们可以去看看“大会”的官微,看全国人民答对了多少?都是即时的,这一个个数字,就可以说明“大会”有多热,诗词有多热!形成了人人说“大会”,人人“拼”诗词的盛况与“年景”,这就是热度,这就是普及性,这就是全民性吧!
 
为了增强节目的竞赛感,我还建议增设“一对一”对抗的“飞花令”环节。节目借鉴了古人的诗词之趣,每场比赛增设一个关键字,由场上选手得分最高者和百人团答题第一名,轮流背诵含有关键字的诗句,获胜者直战擂主。更惊险,更刺激,事实证明,这个设置,已经取得了良好的收视反响。基于这个思路,本来上一季,有五个选手上场,现在减为四个,节奏明快了,板块也突出了,大小循环赛的赛线推进,则加速了。
 
优化节目的形式感,舞美设计全面升级。3600平方米演播室搭建绚丽水舞台,波光粼粼中倾听诗意人生。多种超炫大屏幕背景,与诗词内涵有机、完美地结合,视觉上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百人团答题时大屏幕“万箭齐发”,继之以帆船或沉或升,营造了紧张的竞赛氛围——如同大片。
 
也许,这也是此次受热捧的重要原因之一:更接地气了。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录制现场。 新华社
徐芳:作为“大会”的多场专家嘉宾,您的点评富于营养,也富于激情;而且您的吟诵,更有古意,似乎是把诗词中的原始活力都召唤出来了,那不是书本上的叙述,而是一种中国人的情感记忆的恢复。有人说诗词美高梅在线娱乐平台的训练,不在实用,而在实感……您的点评风格,仿佛是古代的感悟式点评,这又是出于何种考虑?
 
康震:在第一季点评时,我比较注重知识性讲解。而在第二季,我更注重激情渲染与个性讲解,知识点在现场的感受中,固然很重要,但在一瞬间能把观众带入诗词的情境中去的,这应该是最重要的,这就需要点评嘉宾用真性情、真感受、真个性来带动观众、带动现场、带动氛围。
 
我曾经久久反思这样一个问题:从诗词点评的角度,我们到底能为观众带来什么?在我看来就是:要在短暂的现场时刻,震撼人心、激动人心!现场点评与写点评文章不一样,现场点评要求直指人心、直面人心,用简洁精练、生动活泼的语言直接命中主题,命中观众心中的期待。
 
点评要接地气,让大家不但听得懂,听得进去,还要能听得入神——不仅讲出知识点一二三四,还要讲出蕴含诗词中的价值观,要用自己全部的热情,点燃一首诗词的意境,点燃蕴藏在诗词中的生命体验。
 
点评诗词,如果自己不感动,那又怎么感动观众?我希望自己能够将诗词的生命、诗词的灵性、诗词的感动表达出来,传递给观众,我希望自己能够将那些诗人的个性、理想、期待与魅力传递给观众,我也希望在现场点评的时候,能够将自己真实的性情与诗词的性情完整地展现在观众面前。
 
可以这么说,我在讲诗的时候,就是把自己放在了诗里。
 
更多体验,而不是更多的阐释。对于诗词的美妙,更多地从人生和情感方面,从其美在何处、妙在何处、赞叹在何处切入,如此来引导观众感同身受去体会诗词中的温暖和情意。
 
中国诗词中蕴含的“情感”,几千年都没有变。时代在变,生活在变,而文化的“情感”永远不变。那就是我们的文化血液,中国诗词的文化内涵与艺术形式,具有持久的稳定性,持久的传承性、创新性。绵延五千年的中华文化传统,就是我们的文化血统。
 
徐芳:唐诗有唐诗诗意画;南宋画院第一次把绘画引入了科考,主考官就是宋徽宗,考试标准:笔意俱全;笔是笔法,意是诗意;第一次画考,题目也是诗句:竹锁桥边卖酒家。获第一名者,李唐。笔力在他的留世作品里可见,但更重要的是他的画意:一泓溪水、小桥横卧,溪边是茂密的竹林,翠竹中隐现一酒幌,酒家却被“锁”在竹林深处了——何等巧思,何等诗意。您在比赛现场当场画的“诗意画题”,要做到彼此会意,有难度吧?同我们讲讲这题究竟该怎么出啊?
 
康震:苏轼《东坡题跋》下卷《书摩诘蓝田烟雨图》评论唐代王维的作品中指出:“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诗画有机的结合,是中国画的传统,也是中国诗词的特点。王维的诗句如“落花寂寂啼山鸟,杨柳青青渡水人”、“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之类,“皆所画也”。王维虽为朝廷官员,但他在绘画书法、文学创作、建筑艺术,乃至在佛学造诣上,皆传达出一种诗意不俗的境界。
 
而苏轼从文艺本质、创作、作品三个方面确立了以诗画“一律”、诗画“略同”为核心思想的诗画关系理论体系。他对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评论,就是建立在这个理论体系基础之上的。
 
我们亦是基于这个理论体系做基准,诗意中有画境,画境中有诗意,这才设置了“绘画猜诗”这一板块。在第一季中,画是全部完成的。到了第二季,才设置了动态的过程,以增加节目的紧张性,也包括可视性。
 
中国古典诗词,不是以逻辑关系为链条的,而是类似于蒙太奇组接的电影,这也为出画题提供了条件。沙画是事先录好的,沙画是新艺术样式,但那个沙子的颗粒感效果一级棒,在屏幕上可以做出类似我们国画的笔墨效果。
 
应导演要求,为活跃现场气氛,我在现场画一部分“题目”,那是在现场啊,在现场,如果画出来不像,猜了半天谁也猜不出,那就是失败了;那不是献画,而是献丑了。而要是画的画,一笔两笔,被选手马上认出,那也是失败,起不到出题竞赛的目的——这可真是难上加难!
 
而在现场,画画又不能修改的。所以我是对此做足功课,所出的题,一定选择有画意的诗句,能画才画。至于程序也是经过精心编排,关键在于留下足够的余地来发挥诗意,比如“红杏枝头春意闹”这句,怎么画啊?肯定不能够先画杏花再画墙,在我编排的程序里,我是在家几易其稿,才得以完成了“任务”。
嘉宾供图。
比如我画辛弃疾的词句: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我先画三间茅屋,再虚笔画青草,这时场上安静得掉个针都听得到,大家屏息以待,没人能猜着,因为类似这个意境的诗句太多了。但接下来,我画了一个圆圆的脑袋,没有细节,当然还是没见任何反应。
 
再接下来添笔,小孩的脸出现,就有选手按键了,但还是猜错了;再画腿,是“卧”着;画莲蓬……这回正确的答案终于出来了,诗句终于展现了真容。这已经画到最后了,一个完整的场面,带动了很多很多的想法,连缀起来,当然就是最佳的演出效果——这也许是个接近完美的小例子。
 
画“慈母手中线”,也是我努力呈现的一个例子。那么平易的句子,那又何难哉?但可能难度就近在咫尺,我希望自己的每笔都是有理由的,有设计的,当然也是有用意的。这个规律我仍在琢磨,但这个规律的麻烦,就在于它总在变化之中。
 
徐芳: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日前正式公布。以《中国诗词大会》这个节目为例,请您谈谈该如何“做好传统文化在现代社会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并提升广度和深度?如何才能做到兼具历史宏阔的视野和现实关怀的?
 
康震:第二季诗词大会在今年的大年初二,1月29日开始首播。《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是在“大会”播出期中发布,确实如杜诗所唱:“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意见》里对其背景、意义有具体的阐发,《意见》使文化传承与创新有了抓手,尤其是其中的关键词:“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让我觉得我们现在做的“诗词大会”,在某种意义上,恰是实现或正在实现“传统文化在现代社会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在我看来,我们今天诵读古典诗词,提供给当代人的,那就是对中国文化的一种新体认,对中国经验与情感的新感受。
 
我们所选的诗词,有表现人情之美的,有表现日常生活之美的;有表现乡愁的,有送别诗,有赠答诗,有友谊,有爱情,有爱国、忠诚与孝道等等,具有中国人丰富的精神生活的展示……这其中包含的很多传统价值观念,依然在今天发挥很重要的作用。这就是历史传承,但在形式和内容上,却并不拒绝当代转化。
 
比如说孟郊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那是对母爱的歌颂,可千古同唱。但同为父母心,内涵在,在今天的表现却不一定要“缝衣”,可以打电话,可以发视频,可以要求儿女“经常回家看看”,“发个短信啊”,“发个微信啊”……
 
再比如“父母在,不远游”这样的话,在古代有效,在今天无效,因为交通发达了,离家回家,都变得很容易了——对这样传统的思想观念,确实应该积极地去理解与发展。
 
在《中国诗词大会》上,我们结合了当代特点,尤其是采用了青年人喜闻乐见的方法,目的就是让古老的诗词转化,一定要进入到当代生活,这才能发挥文化作用。使之可以操作,可以量化,甚至可以与现代媒体相结合,更可以衔接古今,探索未来。
 
《中国诗词大会》火了,这也说明了人民大众对优秀文化是如此渴望,我们有广大的诗词爱好者,有最好的诗词的群众文化基础,这是让人兴奋的。我们也衷心地期待着,每年的春节,中国诗词大会都能够出现在电视机前,成为全国人民共享的新年俗,共享的文化盛宴。
 
【嘉宾介绍】康震,陕西绥德人。文学博士。“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古代诗词、散文与文化研究。出版《长安文化与隋唐诗歌》《中国散文通史·隋唐五代卷》等十余部学术著作,出版“康震评说唐宋文学家系列”等学术普及著作及教材二十余部。2005年至今,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主讲《李白》《杜甫》《唐宋八大家系列》等专题讲座百余集。多次在中央电视台《中国诗词大会》《汉字听写大会》等栏目担任专家评委,获得观众好评。

(3) [康震诗词大会出丑]时评:康震、郦波该离开诗词大会吗?

康震诗词大会出丑由173资源网(www.lintascinta.com)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lintascinta.com/gushi/362372.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8 www.lintascint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73资源网 版权所有

美高梅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