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志 > 正文
文章正文

《向儿子道歉》

日志 > :《向儿子道歉》是由173资源网(www.lintascinta.com)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向儿子道歉》的正文:

儿子考试了,成绩不好,我的心疼了,丧失颜面的疼;妻子的心疼了,期望化为冰冷的疼;儿子的心更疼了,失去爱的阳光,孤寂的疼。

我的疼如荆棘割手,隐隐地疼,渗出血丝,能忍耐;妻子的疼如火苗炙烤皮肤,火辣辣地疼,也能忍耐;儿子的疼,如草原上的独马遭遇冬日里的寒风刺骨,无法忍耐,瑟瑟发抖。

为何我们的疼能忍耐?因为这次儿子考试差点儿,下次还可以再来。偏偏能忍耐的事情,我和妻子都没有去忍耐,一直叨叨不休,不绝于耳的吵嚷声灌进儿子的听觉神经之中,口水漫天飞扬,轰炸着他幼小的心灵。

更可气的是我。儿子哀伤地离开了我们的视线,在阳光下拉长了影子,一步一步的蹒跚进入教室。我竟然尾随儿子的足迹来到教室外面的走廊处,在教室的窗棂上撒开了捕猎的目光,岂不知偷猎者的卑鄙,是龌蹉的心灵在作祟,是卑劣的灵魂在扭曲,目光延伸了我的可耻,不断窥视着儿子的行动,就像是抓特务。

忽然感觉到目光的得意地不着边际,有种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味道,丝丝缕缕地贪婪地包围了儿子幼小的背影,心中不免生出了些许怜悯和自责。怜悯的是儿子被不解,被不安慰,还要被监视,此刻他不知道我的鬼鬼祟祟,一旦发觉是会怒发冲冠,怒火填膺的。自责的是我的面子上的尊严,儿子不是考试的工具,也不是我炫耀的东西,难道一次考试失利,就要背上沉重的心灵枷锁吗?

不是这样的。他也是可以玩一下的,也是可以说笑一下的,还可以有同学存在自己的空间的,我把这些都抹杀了。我很自私,为了他能考得遥遥领先,为了我的虚荣,我的冲动给魔鬼点燃了,迟迟不肯离去。脚步不停地在走廊上徘徊,心中有一分冲动揪出儿子狠狠地拷问一番。拷问什么?拷问他为何考得不好?他不好,不是因为跷课,也不是上课不认真,只是还没有逃离学问中的瓶颈。我死死拉住不放,我到底是怎么了?

忽然,儿子的目光与我的目光不期而遇,刹那间爆射出了火花。此时,他的手中正握着一根木条,把玩着,一根他心爱的木条。也许木条比我更有人情味吧!

“星!你出来。”我怒火填膺,大声的呼叫惊动了在座的每一个学,霎时整个教室的学生都在惊异地望着不速之客——我。

儿子在同学不解的目光中走出了教室,他的眼睛竟然携带着怨恨,如此陌生的眼神,第一次出现。我没有领会他此时的感情纠葛,冷冷地说:“星!你为何不看书,也不写作业,只在玩木条?”

在我的逼视下,一项可爱的儿子将可爱隐藏了起来,目光很凶地望着我,“我知道了,没有事我就进去了。”

我的心的莫名地被刺痛,仿佛父与子的距离一下子拉长了。我和儿子一直都是朋友,无话不谈,感情一直都是杠杠的,现在我既然会对儿子这么凶?我都不知道是为什么?情绪是魔鬼的化身,我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在这里与不谙世事的儿子较真,在他的伤口上撒盐,我如何仰视“父亲”这个名词?儿子是用来教育的,也是用来爱的。不是用来凶的。扪心自问,我对他付出了多少?

儿子一向很乖巧懂事,从不向我伸手要零花钱,也不会向钱袋子发动突袭,钱袋子在他的眼中只不过是一个装着爸妈信任的物品。昨日的钱袋子里装了多少爸妈的考验,今天钱袋子还是尘封未动,里面沉甸甸的是儿子懂事的成长。

不光如此,从小学到初中,他的每一步的足迹都没有跨过小卖部的阶梯,琳琅满目的零食对他无法招手,五花八门的玩具根本无缘结识他,他的身影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为的就是不想花爸妈的钱,爸妈挣钱十分不容易,他的心灵过早的懂事了。难道他不想那些美味的食品?还有可爱玩具?不是的,常常都是他羡慕别人在享受在什么,他默默地盯了一会儿装作没有看见,一阵清风的飘过,非常洒脱。这样的他,我做不到,他比我强。想到这里,我的心更疼了。

难道就没有更辛苦,更艰难的父母么?有的。为何他们的子女就禁不住零食和玩具的诱惑呢?

他的成长带着骄傲的,在旁人的眼里也是骄傲的,我也曾今骄傲过。这一次,我将骄傲的云彩撕碎,重重地踩在了脚下,而且是当作儿子的面。多么自私的行动。

儿子的目光很坚硬,没有妥协的余地,我左右为难,杵在那儿僵持着。你不望着我,我不望着你,我冷静了一会儿,轻言细语地说:“星,你要看书啊!”

“哦!没事我就进去了。”儿子的目光依然很厌烦,他的心在受伤,伤口在滴血,而那个握着小刀的人就是它的 爸爸,将该有的信任割伤了,将一个幼小的尊严划伤。时空开始苍老,我和儿子之间惊险一条鸿沟。

我默默地走了,儿子也默默地进了教室。 我将身影丢在了风里,洒在阳光中,而儿子却在教室里伤感着。要知道信任是最大的安慰,儿子考得不好,也不是他的错,难道他愿意考得很差吗?

他也知道考得不好很丢人,何况只是后退了一点儿,至于要这样跟踪他吗?要如此冷若冰霜吗?还当作大家的面将他叫出来,令其难堪。 我在沉思着,心里逐渐的平静了下来。我决定,向儿子道歉。

编后语:孩子的心是一张纸,该如何在上面涂画,是大人的手决定的。一旦是第一笔开始的不够好,以后就别想在这张纸上勾出完美的图画。

儿子考试了,成绩不好,我的心疼了,丧失颜面的疼;妻子的心疼了,期望化为冰冷的疼;儿子的心更疼了,失去爱的阳光,孤寂的疼。

我的疼如荆棘割手,隐隐地疼,渗出血丝,能忍耐;妻子的疼如火苗炙烤皮肤,火辣辣地疼,也能忍耐;儿子的疼,如草原上的独马遭遇冬日里的寒风刺骨,无法忍耐,瑟瑟发抖。

为何我们的疼能忍耐?因为这次儿子考试差点儿,下次还可以再来。偏偏能忍耐的事情,我和妻子都没有去忍耐,一直叨叨不休,不绝于耳的吵嚷声灌进儿子的听觉神经之中,口水漫天飞扬,轰炸着他幼小的心灵。

更可气的是我。儿子哀伤地离开了我们的视线,在阳光下拉长了影子,一步一步的蹒跚进入教室。我竟然尾随儿子的足迹来到教室外面的走廊处,在教室的窗棂上撒开了捕猎的目光,岂不知偷猎者的卑鄙,是龌蹉的心灵在作祟,是卑劣的灵魂在扭曲,目光延伸了我的可耻,不断窥视着儿子的行动,就像是抓特务。

忽然感觉到目光的得意地不着边际,有种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味道,丝丝缕缕地贪婪地包围了儿子幼小的背影,心中不免生出了些许怜悯和自责。怜悯的是儿子被不解,被不安慰,还要被监视,此刻他不知道我的鬼鬼祟祟,一旦发觉是会怒发冲冠,怒火填膺的。自责的是我的面子上的尊严,儿子不是考试的工具,也不是我炫耀的东西,难道一次考试失利,就要背上沉重的心灵枷锁吗?

不是这样的。他也是可以玩一下的,也是可以说笑一下的,还可以有同学存在自己的空间的,我把这些都抹杀了。我很自私,为了他能考得遥遥领先,为了我的虚荣,我的冲动给魔鬼点燃了,迟迟不肯离去。脚步不停地在走廊上徘徊,心中有一分冲动揪出儿子狠狠地拷问一番。拷问什么?拷问他为何考得不好?他不好,不是因为跷课,也不是上课不认真,只是还没有逃离学问中的瓶颈。我死死拉住不放,我到底是怎么了?

忽然,儿子的目光与我的目光不期而遇,刹那间爆射出了火花。此时,他的手中正握着一根木条,把玩着,一根他心爱的木条。也许木条比我更有人情味吧!

“星!你出来。”我怒火填膺,大声的呼叫惊动了在座的每一个学,霎时整个教室的学生都在惊异地望着不速之客——我。

儿子在同学不解的目光中走出了教室,他的眼睛竟然携带着怨恨,如此陌生的眼神,第一次出现。我没有领会他此时的感情纠葛,冷冷地说:“星!你为何不看书,也不写作业,只在玩木条?”

在我的逼视下,一项可爱的儿子将可爱隐藏了起来,目光很凶地望着我,“我知道了,没有事我就进去了。”

我的心的莫名地被刺痛,仿佛父与子的距离一下子拉长了。我和儿子一直都是朋友,无话不谈,感情一直都是杠杠的,现在我既然会对儿子这么凶?我都不知道是为什么?情绪是魔鬼的化身,我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在这里与不谙世事的儿子较真,在他的伤口上撒盐,我如何仰视“父亲”这个名词?儿子是用来教育的,也是用来爱的。不是用来凶的。扪心自问,我对他付出了多少?

儿子一向很乖巧懂事,从不向我伸手要零花钱,也不会向钱袋子发动突袭,钱袋子在他的眼中只不过是一个装着爸妈信任的物品。昨日的钱袋子里装了多少爸妈的考验,今天钱袋子还是尘封未动,里面沉甸甸的是儿子懂事的成长。

不光如此,从小学到初中,他的每一步的足迹都没有跨过小卖部的阶梯,琳琅满目的零食对他无法招手,五花八门的玩具根本无缘结识他,他的身影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为的就是不想花爸妈的钱,爸妈挣钱十分不容易,他的心灵过早的懂事了。难道他不想那些美味的食品?还有可爱玩具?不是的,常常都是他羡慕别人在享受在什么,他默默地盯了一会儿装作没有看见,一阵清风的飘过,非常洒脱。这样的他,我做不到,他比我强。想到这里,我的心更疼了。

难道就没有更辛苦,更艰难的父母么?有的。为何他们的子女就禁不住零食和玩具的诱惑呢?

他的成长带着骄傲的,在旁人的眼里也是骄傲的,我也曾今骄傲过。这一次,我将骄傲的云彩撕碎,重重地踩在了脚下,而且是当作儿子的面。多么自私的行动。

儿子的目光很坚硬,没有妥协的余地,我左右为难,杵在那儿僵持着。你不望着我,我不望着你,我冷静了一会儿,轻言细语地说:“星,你要看书啊!”

“哦!没事我就进去了。”儿子的目光依然很厌烦,他的心在受伤,伤口在滴血,而那个握着小刀的人就是它的 爸爸,将该有的信任割伤了,将一个幼小的尊严划伤。时空开始苍老,我和儿子之间惊险一条鸿沟。

我默默地走了,儿子也默默地进了教室。 我将身影丢在了风里,洒在阳光中,而儿子却在教室里伤感着。要知道信任是最大的安慰,儿子考得不好,也不是他的错,难道他愿意考得很差吗?

他也知道考得不好很丢人,何况只是后退了一点儿,至于要这样跟踪他吗?要如此冷若冰霜吗?还当作大家的面将他叫出来,令其难堪。 我在沉思着,心里逐渐的平静了下来。我决定,向儿子道歉。

编后语:孩子的心是一张纸,该如何在上面涂画,是大人的手决定的。一旦是第一笔开始的不够好,以后就别想在这张纸上勾出完美的图画。

 

《向儿子道歉》由173资源网(www.lintascinta.com)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lintascinta.com/rizhi/501221.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8 www.lintascint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73资源网 版权所有

美高梅娱乐平台